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原创历史玄幻小说 | 垂星鉴(连载004 《 和皇帝一起看奏折》)

大鱼写小说2018-04-13 15:49:47

王威大鱼 原创

欢迎转载 转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原创男频历史玄幻大场面小说 

垂星鉴

(连载  004)



和皇帝一起看奏折


“刀敕”的意思,就是:庄丘黑的刀,等与,皇帝的“御敕”。

庄丘黑

侍卫过两朝皇帝,也是满朝文武最怕见到的人,他的出现,就意味着死亡,甚至满门抄斩。

因为,皇帝只要想惩办哪个官员,必然派此人出马。

庄丘黑那讳莫如深的身份来历,身背后的20口各有名字的刀、以及冷冰冰的面孔,即便是梦中遇见,都能把人吓醒。

大秦帝国,唯一不怕庄丘黑的,除了皇帝,就只有寺人披;而除了寺人披,庄丘黑也没佩服过任何一个人。即便是与他同为御前五侍卫的其他四个人,庄丘黑也没有放在眼里。

庄丘黑的这种高傲是有原因的,他是所有御前侍卫中唯一一个刻像北邙山的人。

皇宫的北面就是北邙山,当今武定皇帝命人在那里刻了二十八名开国文武工程的巨像,以表示对他们的嘉许。这其中有且只有一位御前侍卫,那就是这个庄丘黑。

也就是说,庄丘黑在御前侍卫中唯我独尊的高傲姿态,是获得皇帝认可的,是举国上下不容怀疑的。

而庄丘黑尊重寺人披,那是因为寺人披帮助过庄丘黑,甚至救过他的命的人。

要知道,在大秦帝国,如果还有一个人从来不需要任何帮助的话,那么,这个人就是庄丘黑。

御前五侍卫轮流执勤,今天是庄丘黑的班头。现下,他奉旨传寺人披进寝宫面圣。

最近,皇帝一分钟也离不开寺人披。

寺人披进入寝宫的时候,皇帝正伏在桌案上阅览奏折。大秦帝国统一北方之后,地域辽阔了,官员增加了,因此奏折数量也变得巨大,几乎成了天文数字,皇帝无法一一阅读。

于是秦帝国成立了一个帮助皇帝处理政务的枢密机构,这个机构的办公室紧邻皇宫南门,是为“南门之下”,

故此,这个机构被命名为“门下省”。

“省”在大秦帝国,就是高级人员办公室的意思

门下省官员的唯一工作就是是阅读每个臣子的所有的奏折,然后把不同内容的折子分拣归档,分别为吏、户、礼、兵、刑、工。他们会在悲歌奏章的反面批示执行意见,然后由皇帝圈阅,下发到相应的六个部门执行,对于这些奏折,皇帝一般不看,找司礼太监盖个章,走个流程就行。

门下省官员如果看到有“紧急”标志的奏折,尤其是关于敏感国家的外教、战争、谋反、祭祀、高级官员贪污受贿等,门下省看过之后,贴上黄麻纸的标签,附上门下省官员的意见,第一时间由专人送进皇宫,供皇帝审阅。为了保证重要奏章的及时批复,皇宫南门上有一个小窗口,全天有人在这个窗口执勤,以便在深夜宫门关闭的时候也能收到门下省官员送来的紧急奏折。

由此可见,门下省官员的权力极大,所以这些官员一般被认为是国家真正的“宰相”,或者说“宰相群”。

为了避免门下省宰相的权力过大,其人数不固定、品级和编制也不固定。他们都是由皇帝根据当前的工作重点,临时从相关部门抽调,甚至七品芝麻官,也有可能因其担任的工作与当前国家主导方向吻合,而被抽调来做宰相。

即便有门下省的协助,皇帝每天要批阅的奏折也是堆成了小山。

当寺人披走进寝宫的时候,皇帝正在“愚公移山”。

皇帝看到寺人披来了,站起来伸了伸懒腰,指了指旁边的一个绣龙墩,示意他坐下,自己却站了起来,背着手踱步。

寺人披坐了半个屁股,望着皇帝,等待指示,不敢说话。

良久。皇帝才开口道:“寺人披,你想做皇帝么?”

寺人披万没想到,武定皇帝会这么一问,吓得连忙跪地磕头,道:“死罪死罪,不敢不敢。”

这寺人披追随武定皇帝三十年,和皇帝的关系,比家人还亲。平日里,皇帝也曾和他开玩笑,但今天这一问却是三十年所未有。寺人披只感觉晴天霹雳。

武定皇帝见状,哈哈大笑,道:“寺人披你起来,别害怕别害怕。我是说,这普天之下人人想当皇帝,我只是想问你,当皇帝真的有那么容易吗?”

寺人披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站起身子,回答道:“当皇帝这事儿,若只是像南朝皇帝那样,享受荣华富贵,确是容易;若是像陛下这样日理万机,以百姓为忧,以天下为忧,确是大大的不易。亘古以来,屈指可数。”

武定皇帝虽然知道寺人披是在拍马屁,但听起来,心下也十分受用,便道:“我本以为统一了天下,百姓便可以过上安居乐业的日子。没想到仅仅统一了北方十国,生出来的烦恼,竟然比没统一的时候还要多。”

寺人披道:“奴才生长在北方分离时,生活在陛下统一时。依奴才所见,这统一之后的百姓,远比未统一之时快乐得多!”

皇帝道:“你看到的是这京师!你却不是京师以外。”随即指了指案头堆积如山的奏折,拿起一本,用手指着对寺人披道:“你看这北方边塞六镇发来的奏折。我们用离间计,让塞北秃发、蠕蠕、磨骨各族猜忌,使他们不能南下侵我边塞。可是因为他们互相攻击,导致30万的流民南逃进入我国。你说我们如何安置?总不能都杀了吧?“

秦帝国统一之后,成为十六国大陆上的一片乐土,四方边境的流民纷纷来投。十几年来不下百万,如今北方流民大举内迁,这些人的风俗习惯与大陆上各族截然不同,大陆人对他们天生的排斥心理,成为边境上比战争更可怕的事情。

皇帝放下这本奏折,拿起另一个,对寺人披道:“这个更荒唐,是西川刺史发来的。说西部山民造反,他打不过,让我派大兵!去他奶奶的孙子,你看,朕是怎么回复他的!”

皇帝经常微服私访,京师民间骂人的话经常在亲信身边脱口而出,寺人披也见怪不怪。此刻,他按照皇帝的要求探过头去,只见皇帝在奏折的后面用朱砂笔批复了几个字:“山民造反,多是父母官不仁所致!即便是刁民猖獗,有何能为?怎劳我天兵!若实在需我大兵,朕当先斩西川刺史,再发大兵!”

寺人披看罢道:“陛下息怒。我大秦承平日久,地方官员不习军务,且日益骄横,却也是朝廷隐忧。”

皇帝把奏折重重的摔在书案上,道:“寺人披你说得对!所以,你看看这个奏折。我就要让这帮懒骨头动起来!”

说毕,皇帝拿起书案上的另一个奏折,递给寺人披。

按照规定,呈献给皇帝的奏折,属于国家一级机密,除了门下省诸宰相之外,谁也不能看。即便是门下省诸位宰相看过之后,也不可以向任何人说起。

而此刻,寺人披却好不推辞,伸手接过这个奏折。

参与皇帝机密,对于寺人披已是家常便饭。

当寺人披接过奏折,只扫了一眼,眼睛里便放出惊讶的光芒。他立刻合起奏折,交还给皇帝。


【感谢  蘑菇寒宝  制作动态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