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可爱的女文青

子不语4042018-08-03 13:17:13

昨天的朋友圈被一篇《张杨导演,我爱你》刷屏,这大概是我这段时间看到的最好玩的一篇文章了。



文艺女青年小二姐看完《冈仁波齐》之后森森地仰慕导演张杨,经千回百折后终于追到大理将张导扑倒。当然女文青和导演的一夜情不可能细水长流成寡淡的天长日久,于是小二姐录下两段语无伦次的独白视频,借此表达心中的哀怨和对张杨导演的祝福。


小二姐是虔诚的怪力乱神教信徒,她深信自己是三毛转世,而张杨导演是荷西转世。这一段恐怕是整篇文章最精华的部分,因为张杨导演出生时荷西离去世还有十二年,如果活着就能转世的话恐怕有些可怕,按照我相当资深的玄幻小说知识,如果非要这么凑,恐怕张杨导演顶多是荷西炼成的第二元神或者身外化身。


张杨导演今天不得已出来向全国网友道歉,“您是不是三毛转世我不知道,但我确定我不是荷西,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奔波在路上的糙脸汉子,希望你在追逐幸福的路上别再误入歧途,祝福你!”


张杨导演您误会了,小二姐并没有误入歧途,推倒导演作家男老师然后洋洋洒洒写下来绝对是流传了几十年的文艺女青年晋升网红女青年的正途。卫慧、木子美们虽然身已不在江湖,但江湖依然有着她们的传说。只不过当年写的是博客或者小说,现在换成了微信公众号,虽然传播效应比以前更广了,但绝对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昨天那篇文章后面有评论说:“第一次看到有人把约炮写的那么清新脱俗的”,年轻人,你肯定没看过二十年前就风靡一时的《上海宝贝》吧。


不过没看过也没什么稀奇的,文艺女青年的晋升之路太过艰难,现在的90后、00后都不爱玩这个了,女青年们有颜的都去开直播刷礼物了,没有颜的也去整个容然后开直播刷礼物了。说不定一不小心能钓上个思聪哥哥什么的,这可比推个苦逼文艺片导演性价比高太多。


于是女文青们日渐凋零,数量越来越稀少,偶尔出了个小二姐终于重拾了大家的新鲜劲。年岁大的人回想起十几年前二十几年前,那些热血的青春的如飞蛾扑火般的傻乎乎的姑娘们。那时候没有微信,没有直播,也没有王者荣耀,可文艺生活丝毫不比今天贫乏。诚然女文青们从宽衣解带到奋笔疾书总有功利的心思在里面,但总比现在那些明火执仗、明码标价的要好。那时候大家对女文青们也没什么偏见,不像现在动不动就把女文青当作约炮的代名词,一副“贵圈真乱”的觊觎样。其实哪个圈子不乱?


最关键的是,那是一个充分尊重个人表达权利的年代。许多年轻人,至少都是热爱写作的,不管是用才华写作也好,还是用身体写作也好,无论写什么都是被尊重的。当年热爱写作的女文青都变成了陪娃写作业的怒吼大妈,偶尔冒出来一两个小二姐,再拿起笔来,就可以看到,二十年后,年轻人的语文水平比起她的前辈们,却是倒退了二十年。


所以啊,不管小二姐是写了一个很low逼的约炮故事,还是写了一个很玄奥的转世故事,至少让我们在这两天里,有了一个很好玩的话题。许多公众号都蹭到了热点,嗯,我也蹭到了。当下北京的三月春意盎然,代表委员们乘坐着飞驰的复兴号列车入京,在接下去的一个多礼拜里,共聚一堂共商国计民生,这也意味着在接下去的一个多礼拜里,我们需要对许许多多东西闭上嘴巴。在铺天盖地歌颂新时代奋斗者的故事里,好不容易有一个好玩的女文青的故事可以看看,挺不错的了。


等到哪一天也女文青约炮的故事都不许有、看不到了,那也许才真的令人觉得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