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玄幻言情女尊小说《万年孤独》(85-88)

李乙隆作品2018-12-03 11:07:23

玄幻言情女尊小说《万年孤独》(1-63)

玄幻言情女尊小说《万年孤独》(64-66)

玄幻言情女尊小说《万年孤独》(67-69)

玄幻言情女尊小说《万年孤独》(70-72)

玄幻言情女尊小说《万年孤独》(73-76)

玄幻言情女尊小说《万年孤独》(77-80)

玄幻言情女尊小说《万年孤独》(81-84)


85

那个家丁走出来,跟穷书生了句什么。

穷书生走开了,在街上踯躅,看着食摊,面露饥色。

有个人吃剩半碗面,摊主端起来要倒掉,穷书生忙走过去,双手按住那半碗面,满面羞惭地看着摊主。摊主虽面露烦厌,却也没有赶他走,让他用那半碗面充饥。穷书生狼吞虎咽,一下子吃完了。又有人吃剩半碗面,摊主端起来,倒到穷书生的碗中。

夜里,穷书生蜷缩在一个屋檐下,过了一那个夜。

穷书生又来到那个府第门前,向看门的家丁讲什么。那个家丁进去通报。过了一会,那个家丁走了出来,把穷书生赶走。

穷书生仍在食摊酒馆找剩饭剩菜吃。

几个人一边喝酒,一边谈论着什么,竖起大拇指,满脸赞赏之色。

穷书生听到什么,忙往那个府第跑。

到了那个府第门前,穷书生要往府第里闯。看门的家丁拦住他,喊出来几个家丁,把他打了一顿。

在那个府第的书房中,墙上挂着不同于穷书生字迹的五篇诗稿,几个有身份的人,吟诵着那些诗稿,对着那个大官模样的人,称赞不绝。大官模样的人,满脸得意之色。

穷书生沿路求乞,回到家乡。

家乡人对着他的脊背指指点点,嘀嘀咕咕,表情更加轻蔑。

穷书生在破书桌上展纸写字:今生你盗我五篇诗,来生我剥你五重皮!

几个人上门来讨账,穷书生可怜巴巴地哀求,那几个人强硬地推开他,拆走了他家的门板。

穷书生拿起一领棉被,到了当铺,当了一点钱。

穷书生买来一条大鱼,又到药铺买来什么药。

穷书生把鱼煮了,把药倒在鱼汤中。

一家人高兴地吃鱼。

铜镜中不断出现穷书生的孩子吃鱼的特写镜头。

一家人垂死挣扎。

孩子垂死挣扎的特写镜头。

一家人全死了……

林樵人怒道:“太可怜了!那个王八蛋,看到穷书生的诗写得好,不举荐,也不可怜他,给一点资助,只把他的诗占有己有,天打雷劈!”

卓文和散仙,眼眶湿了。

南山月老师满脸悲悯之色。

湖客道:“也许我们今,仍读着那五首诗,把那个王八蛋,当成才华横溢的诗人,学生们还得背诵那个王八蛋的‘文学成就’来应付考试。”

散仙问南山月道:“这个王八蛋,得到的是什么报应?”

南山月道:“众友请看铜镜!”

那个大官模样的人弥留之际,床前立着一鬼,正是穷书生。

大官模样的人惊恐万状,却喊不出声。

鬼狰狞地笑着。

大官模样的人痛苦地挣扎着,死了。

山野上,猎人捉住一只狐狸。特写镜头:狐狸惊恐的眼睛。

猎人回到家里。

一盆火炭烧得正旺,可能是取暖用的吧。

猎人表情温和,眼睛、嘴角都是笑意;动作优雅,熟练地把狐狸绑得妥当。

猎人在那盆炭火中取出一根铁条,看了看,重新插进炭火中去。

说书人昔年在一本书中,看到一种极为残忍的剥狐狸皮方法时,神经质地颤抖了起来:人呀,怎么能这样丧尽天良?

此刻,说书人李某犹豫了好久,还是打下了下面这些字:猎人含笑地轻柔地把狐狸的尾巴掀开,从炭炉中取出烧得通红的铁条,插进……

铜镜无声,众友听不到狐狸的惨叫。但是,大家还是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

其实,铜镜并非无声,南山月闯魔潭救童子的那个现场直播,就是有声的嘛。只是现在大家正在看的这个视频,似乎是无声的。把整个视频都处理成默片,也是可以的,比如前面写到“鸡啼”,可以是公鸡伸长脖子报晓的面面,不需要音效。铜镜要有声则有声,要无声则无声,看似由说书人说了算,实由铜镜说了算。

猎人用小刀划开狐狸的皮,迅速将皮完整剥下,满意地看着那张皮。

散仙道:“如此狠毒,必遭天谴!”

卓文道:“人这东西,一旦失去了人性,魔鬼也会自叹不如。”

林樵人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个歹毒的猎人,一定要下地狱的。”

南山月道:“请众友看完视频再讨论。”

 

86

铜镜中,雨天,有二个披着蓑衣的人一起走着。

他们走近。大家看清了,是猎人和一个比他年长的人。南山月解道:“这是猎人和他的师傅。猎人剥狐狸皮的那个方法,就是这个师傅教的。此法能使狐狸皮肉分离,剥出来的皮质量上乘。”

猎人的师傅差点被路面上的一块石头绊倒。猎人停下来,把那块石头搬起来,放到路边去。师傅则只顾走路。二人之间拉开了十几步的距离。

忽然,一个霹雳,击在师傅身上。

轰隆一声,师傅化成焦炭。

猎人惊恐万状。

在猎人家里,猎人把打猎的工具,全部砸烂。

猎人到了佛寺,虔诚地拜佛。

南山月解:“这个猎人的前生,就是那个穷书生。我们所看到的这只狐狸,其前生也是狐狸,它连续投了五次狐狸胎,一长成大狐狸,就被这个猎人捉到,被猎人用那种方法剥皮。狐狸五生之前是谁,就不用南某了。”

林樵人感叹不已:“六道轮回,果报不爽。不知那个恶人五世为狐被残忍剥皮之后,能否重获人身?”

南山月道:“那人至今仍在畜牲道,只是不再生为狐狸被剥皮了。众生一旦失了人身,要重获人身,却也不易。”

散仙自语般道:“人身难得今已得,大道难明今已明。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

南山月道:“此二段视频,是南某云游至珠穆朗玛峰时,琅玛女神知南某好为人师,到处教人写作,而赐与南某,以传剽窃之恶,劝诫习文学子。”

散仙拱手朝南山月道:“琅玛女神,散仙闻所未闻,请南老师赐教!”

南山月道:“琅玛女神,又称珠峰女神,乃阿修罗女,性本良善。然而,她锐美奇丽,媚态万千,非定力十足之修行者,必为其所迷。”

散仙乘南山月呷茶时,插话道:“所谓阿修罗,散仙倒知一二。六道中三善道为天、阿修罗、人,三恶道为畜牲、饿鬼、地狱。阿修罗本性善良,但因其常有嗔恨之心、争斗之意,终非真正善类。男阿修罗于各道中,兴风做浪,好勇斗狠,于诸天中不时攻打天王意欲夺位。女阿修罗貌美,时常迷惑众生,使难修行。”

林樵人道:“樵夫愚钝,曾在李居士编印的《迷津寻渡》中看到这样的介绍:阿修罗虽然不用受苦,但死后堕落三恶道可能性甚大。因其有福报无德性,有说法将其纳入鬼神中,或称之为堕落的天人。北传佛教将其列入善道,南传佛教则将其归入恶道。简言之,阿修罗,福如天人,德非天人。”

南山月道:“且说阿修罗琅玛女神,曾化为一鸟,飞到南方,饱览南国风光,被顽劣小孩弹弓所伤。有个书生姓李,拾得受伤之鸟,十分怜爱,细心疗治。几日后鸟伤已愈,李生即将其放飞。当晚,琅玛女神来到李生梦中致谢。李生虽也学禅修道有些时日,然而大智未开,大悟未至,大定未得。梦中见了琅玛女神,醒来后相思不已,竟用了整整一年时间,每一篇,写了三百六十五篇诗词,表达赞美、仰慕、思念之情,填尽天下词牌。为伊销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

散仙笑道:“原来是个情种!这种人一旦把情放下,大多可修成正果。”

南山月呷了一口茶,笑道:“好笑的是,那三百六十五篇诗词,发在网上,被抄袭剽窃,近十万人次。常有书商想将其编书出版,却因不知作那个者是谁而作罢。也有书商问到李生头上,李生承认自己是作那个者,书商将信将疑,最后不了了之。琅玛女神的超级粉丝,看到自己这些至情至性发自肺腑的文字被人家占己有或改头换面,颇为烦恼。阿修罗女神十分同情李生,急他所急,恨他所恨,巴不得抄袭剽窃在地球绝迹,便在阿修罗图书馆中,翻得一个故事,用意念录成视频,送与南某,以诫世人。”

林樵人道:“抄袭剽窃固然可恶,然而猎人剥狐狸皮时,如此残忍,难道不会得到什么恶报?”

散仙道:“冤冤相报何时了!”

南山月道:“南某实非神通广大之辈,猎人后来得到什么报应,琅玛女神没有,南某也一无所知。”

散仙道:“猎人固然残忍,然而,如果有人告诉我,猎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散仙也信其然!”

南山月道:“说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南某倒有一些看法,愿抛砖引玉。”

众友道:“愿闻其详!”“请南兄赐教!”“南老师高论,我等洗耳恭听!”

 

87

南山月道:“昔年某以为‘立地成佛’,是对恶人‘放下屠刀’不再作恶的奖励,目的是减少恶人对众生的伤害,后来思之,不是这样简单。”

散仙道:“奖励恶人停止作恶,虽可减少众生受到伤害,但却有损公正。”

湖客道:“哈哈哈,要当官,杀人放火受招安。危害多大官多大。”

南山月道:“二友所言,南某昔年也是这样想的。现在想来,放下屠刀而成佛者,必定前生已积累大量资粮。既然有人能做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们便可用这句话来劝诫执屠刀者。”

卓文道:“南兄言之有理。南某认为,这八个字,功德无量。不知有多少执屠刀者被这句话所感化。倘若没有这八个字,一个人犯了下地狱的罪,便破罐子破摔,更加肆无忌惮,杀一人下地狱,杀十人也下地狱,这样便会有更多的人受到伤害。这与基督教对忏悔的重视,有相通之处。”

南山月道:“与某寺法师谈佛论道时,曾听某法师道,世人皆知行善是修,却无人得知行恶也是修。大道三千,条条可证混元。圣人不识善恶,只知因果。行恶杀生接近生死,容易看破生死,悟透因果报应。故放下屠刀,知至恶而得至善,于至善而成佛。”

这些道理在林樵人听来,似乎比较深奥,他插不上话,只往各友杯中添茶。

散仙道:“在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看来,倘若有人犯了重罪,因其真心悔过,就可免于刑罚,实在有失公平。我们还是习惯于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南山月道:“犯了重罪,就该下地狱,这是比较容易为人所接受的道理。有人说,地狱是去除众生罪恶习气的一种措施。如果造了杀业,自己又不觉悟,只好受下地狱之报。这种受报是被动的。而‘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不同于下地狱的是主动悔过,虽然不一定立即成佛,但能减轻许多罪业。还有一种说法,放下屠刀的意思是把各种恶念妄念都断了,这就是佛了。佛也要遵守因果法则,但是佛知其所以然,不会有苦的感觉,反而可以借助这个因缘去别人。”

林樵人道:“能与山月兄弟等师友在一起谈佛论道,便是一种很大的福报。樵夫不知在各位身上,得到了多少学问。”

散仙道:“林老兄言之有理,散仙同感。众友虽意犹未尽,但时间却是不早了。”

湖客道:“对,时间不早了,大家还没洗澡的就去洗澡,洗好了,就睡了吧。”

众友各便。一那个夜无话。

第二,散仙起得较早。他朝膳姐拱手道:“膳姐,早安!散仙往石屋山,有劳膳姐转告众师友。”

膳姐道:“待我煮好早餐,吃后再走未迟。”

散仙道:“我已吃了一块饼。”

膳姐道:“那你路上小心。”

散仙道:“知道了!”

散仙走出寨门,见林樵人正带着小和尚永武在晨练,便走过去道别。林樵人道:“一路走好!”

散仙一边往石屋山走,一边想着昨当糊涂法官的经过,禁不住自语道:“自古以来,不知有多少冤案。宁可错放,不可错判。宁存悬案,不使含冤。以恶惩恶,不如劝善。”

说书人赞道:“好一个‘宁可错放,不可错判’,散仙信口一句话,若干年后被某国最高那个法那个院的领导当成口头禅,并获得媒体的颂扬。谁说肉食者鄙!”

离开广潮道寨,走过梅花村,翻过面前岭,再走半铺路,便到了石屋山村。

散仙一到村口,便有人朝他大声嚷道:“你来得正是时候!”

 

88

散仙举目一看,朝着他嚷的正是老友石屋山人。

按理,这石屋山村一百多个村民,皆可称为石屋山人,但散仙在网上认识网名叫“石屋山人”的网友时,仍不知有此石屋山村,因之,散仙心目中的“石屋山人”,只是一个人,是散仙以前的网友现在的老友。对于石屋山村民,散仙称之为石村人。说书人采用散仙的说法。

二友相向而行,各走了十几步,面对面站住,亲热地互拍肩膀。

散仙问石屋山人道:“有何好事?”

石屋山人乐呵呵道:“今天我们这祭孤,请来了皮猴戏和英歌舞。”

散仙道:“皮猴戏,散仙略有所闻,却未曾亲眼见过,据说已趋式微,今日能得一见,真乃此行不虚。英歌舞,散仙在两英墟看过几回,真带劲!”

山人道:“山人知兄深爱民间文化,故上次你来时,我便邀约,若无他事,今日定要前来。其时未请定皮猴与英歌,故无明言。今日一见兄来,山人好不开怀!”

山人带着散仙到自己家里喝茶、聊天。

散仙看着山人新写的书法,赞道:“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山人书法,又有长进。”

石屋山人笑道:“散兄表扬,山人深受鼓励。只是这书法,山人有自知之明,与南老师、卓老师比起来,乃天壤之别。还得感谢散兄上次拿来南、卓二师书法,让山人大开眼界,境界不知不觉也有所提升。”

接下来,二友各自讲着别后这些日子的见闻,作为茶话。

忽闻锣鼓响起,山人道:“皮猴戏开棚了。我们去看看吧。”

二友一起来到石屋山村民集体活动的空阔地。这里已摆上几排供桌,每户一桌,桌上摆满祭品。有个神棚,聚集着孤圣老爷、地头老爷、伯公、妈祖的塑像。这些神像平日各摆在全村各处神庙中,只有祭孤或集拜活动时,才被村民用神轿抬到这里来。

二友一边看戏,一边谈论。

山人道:“皮猴戏,流传于潮汕民间。每个皮猴,身高一尺左右,以稻草扎躯干,腿臂裹布帛,皮手木脚,细泥塑头,面涂油彩,绘成潮剧行当脸谱,身着戏服,两手及背后连接着铁线,操纵部分套上竹管,称‘皮猴箸’,供幕后人掌握。操作技术高超者能使皮猴动作灵活逼真,与后台的唱、白和管弦乐、打击乐配合默契。”

散仙道:“在散仙看来,这皮猴戏,与流传甚广的木偶戏大同小异。根据木偶形体和操纵技术不同,木偶戏分为布袋木偶、提线木偶、杖头木偶、铁线木偶等。中国木偶戏历史悠久,始于三国,成于隋代。在中国古代,木偶戏又称傀儡戏。”

拜神戏,第一出肯定是充满吉祥的集十仙贺寿仙姬送子唐明皇净棚吕蒙正京城会》等于一场的杂锦戏。

这一出戏演后,英歌舞便上场了。

散仙道:“英歌舞是流传于潮汕地区的汉族舞蹈,是一种广场舞蹈,融戏剧、舞蹈、曲艺、武术等于一炉,气势恢宏,充满阳刚之气。”

只见舞者双手各持一根短木棒,上下左右互相对击,动作健壮有力,节奏强烈。其脸谱有文面、武面之分;队列有长蛇挺进、双龙出海、四虎并驱、粉蝶采花、孔雀开屏等十八变;棒法有左敲、右敲、上敲、下敲、胯下敲、背后敲等;节奏有快板、中板、慢板之别。

山人道:“看着这英歌舞,山人脑子里跳出来的词儿是:刚劲、雄浑、粗犷、奔放。”

 

 

 

报刊转载,请与作者联系;网友转载,请保留作者署名;引用请注明出处。

欢迎关注本号,点击标题下面“李乙隆作品”即可关注。

 

 

本人十分感谢大家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等,绝不会屏蔽谁或删除谁。如果你关注后却收不到或看不到一些内容,非我所为;如果你的关注莫明其妙地被取消了,请重新关注。谢谢!

 


闭上你们的嘴!让李某与命运背水一战!

隐居时期的爱情

月亮在你的泪光中洇满天空

诘问选答之旧稿拾零正色篇(2)

这是不是一个为李某而设的局?

春笋作文网校招生简章

我为你北望中原

建议官府给《我不是潘金莲》颁发“吻腚”奖

由热播剧《大秦帝国》白起形象想到的

诗意的羞涩  朦胧在朦胧的星光下

短笛轻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