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给大家推荐一部小说

纯情犀利哥书迷汇2018-12-06 13:10:20

给大家推荐一部小说看看

陈芷涵是我的美女班主任,被誉为我们学校当之无愧的头号美人胚,妖娆的身段,曼妙的曲线,加上一张祸国殃民的漂亮脸蛋,使得无数雄性牲口蠢蠢欲动,在学校,无论老师还是学生,但凡胯下带枪的都对她虎视眈眈。

 

就连传达室看门的刘老头对她也是垂涎三尺,每当陈芷涵从校门口经过,老头子都会盯着她细长的美腿一直看,一直想,直到哈喇子掉一地。

 

当然,我也是其中最默默无闻的一个,无数个寂寞的深夜里我都是幻想着陈芷涵的动人脸蛋打着飞机含笑入眠的。

 

因为学校宿舍的环境又脏又乱,所以我在附近租了一间次卧居住,但搬进去一个星期,也没见主卧的租客出现过,一度让我误以为这个房间还没租出去。

 

陈芷涵,这个无数夜晚伴我压抑沉吟的美女老师,竟然就是那一个神秘租客。

 

然而,正当我欣喜若狂时,一个秃顶的男子出现在了她身后,这个男子我认识,正是我们学校主管人事的副校长,叫杨伟。

 

我屏住呼吸躲在房间里,连大气都不敢喘,看着杨伟一双手搂着陈芷涵的蛮腰又是摸又是掐的,这画面犹如一个晴天霹雳轰在我脑袋上,心中完美女神的形象瞬间倒塌。

 

这一刻,我恨不得冲出去把杨伟爆锤一顿,然后将他脑门上的几簇残毛给拔光。

 

但我心里很清楚,除了师生关系,我跟陈芷涵非亲非故,我根本无权干涉。令我始料不及的是平时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美女老师私下里竟然如此豪迈,而且相当重口味。

 

“猴急什么,听房东说来了一个新租客,被他看见不好,咱们还是去房间吧。”陈芷涵一改往日的高冷形象,对杨伟媚笑道。

 

听着熟悉的声音,我的胸膛犹如万针扎心,之前我一直把陈芷涵奉若女神,只可远观不容亵渎,今天才发现所有清高全他妈是装出来的,这心里落差可想而知。虽然有些沮丧,却莫名又有一股亟待爆发的冲动。

 

当陈芷涵扯着肥头大耳的杨伟走进主卧后,我便蹑手蹑脚的来到卫生间,之前我在打扫卫生时,发现墙上有一个废弃的暖气孔正好对着陈芷涵的床,这时正好能派上用场。

 

在兴奋神经的驱使下,我搬来一条凳子爬了上去,墙那边的无限春光顿时一览无余。

 

我清晰看到陈芷涵脸上闪过一丝厌恶之色,好不容易给点上火,却又立即被一盆冷水浇个通透,这还不如不点呢,其中的不爽滋味别提有多憋屈。

 

“杨校长,我提主任的事什么时候能够解决。”陈芷涵意犹未尽的整理好衣衫,抱着杨伟的脖子娇滴滴问道,尽管身体没有得到满足,但戏份还是得做足。

 

看着陈芷涵一副娇嗔样,我的身体立即有了反应,恨不能直接冲进去把她狠狠蹂躏一番。

 

“别着急,再过俩月老王就退休了,他的位置就空了出来,届时在校委会上我会极力推荐你,我还能忘了你啊,你个小妖精。”杨伟咧着嘴嘿嘿笑道。

 

陈芷涵一听有戏,顿时笑颜如花,立刻在杨伟的肥脸上吧唧吧唧啄了几口,惹得我又是一阵咬牙切齿。

 

杨伟在学校是出了名的惧内,尽管花名昭著,却从不敢夜不归宿,提着裤子就要回去。

 

待杨伟一走,陈芷涵就迫不及待的将纤纤玉手伸进了裙底,显然是对杨伟的拙劣表现很不满意。

 

这时,我由于太过激动不小心脚下一软,哐当一下从椅子上掉了下来。

 

“是谁?”突如其来的动静惊到了陈芷涵,我正准备撒腿开溜,但为时已晚,被她堵在了洗手间门口。

 

“秦川,你怎么在这里?”陈芷涵一脸错愕的望着我,而我面露尴尬的站在原地连大气都不敢喘。

 

“我……我是新来的租客。”我抠着头皮勉强的笑道。

 

陈芷涵抬头一瞥,正好看见墙上那个废弃的暖气孔,面色潮红的脸蛋顿时浮现起一层冷若冰霜的怒意,问道:“你都看见了?”

 

“看见什么?我刚才在上厕所不小心碰翻了椅子。”我故作一脸懵逼相,茫然的问道。

 

“真没看见?”陈芷涵抵近一步追问道。

 

“真没看见。”闻着陈芷涵身上散发的淡淡体香,我有些迷糊。

 

“那是什么?你别说是豆浆。”陈芷涵指着墙上一片斑驳,兴师问罪道。

 

“我……我也不知道。”我吱吱呜呜的辩解道。

 

“不知道?哼,你还睁眼说瞎话。”

 

陈芷涵冷哼一声,突然抵近过来,我猝不及防,赶紧向后撤,不料背后是墙壁,于是只能贴着墙根艰难立定。

 

陈芷涵本身就很高,足足有一米七多,加上又穿了高跟鞋,几乎又是贴身的顶着我,温润的气息正好喷在我脸颊上。

 

课堂上,陈芷涵总是以一种冷若冰霜的形象示人,此刻如此近距离的贴身接触,让我这只尚未出茅庐的小雏鸟心痒难耐,恨不得把她直接推倒。

 

“今天的事,你必须烂在肚子里,要是让我听到半点风声,你知道下场。”陈芷涵咬着牙威胁道。

 

“嗯,陈老师,你放心,我刚才什么都没看见。”由于我天性怯弱,孤身一人又没什么背景,所以不敢轻易顶撞,只能点头如捣蒜般的保证道,只差没跪下来对天聊表忠心。

 

“陈老师,你放心,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我信誓旦旦的保证道,一边说着,一边还不停往回收腹,无奈背后是堵墙。

 

“嗯!这才是我的乖学生,表现好的话,老师会给你奖励哟。”陈芷涵这才满意的停止逼问,咯咯的笑道。

 

完毕,还不忘冲帐篷顶端狠狠弹了一下,然后才扭身朝房间里走去,麻痹的,疼的我当场就龇牙咧嘴。

 

“年轻人就是有货。”关门前,陈芷涵不忘朝我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媚眼。

 

我浑身一个激灵,感觉鼻子一阵痒痒,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蠕动,伸手一摸,妈呀!鲜血淋漓啊,北方的天气太他妈干燥了。

 

等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安抚平小二哥,沐浴出更的陈芷涵换了一身丝质睡裙来到了客厅,低胸吊带,齐臀黑纱,湿漉漉的秀发随性散落,胸前两座玉女峰呼之欲出,视觉冲击力极强。

 

更要命的是她一边走,嘴里还一边砸吧着一条冰棍,那一抹娇艳欲滴的小口时不时对着棍尖吞吞吐吐的撩人举动,让我这只小雏鸟喉咙直冒青烟。

 

可能是在陈芷涵眼里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十八岁小毛孩,又或是她本性豪放,所以没什么顾忌,径直走到我对面坐下,吹起了头发。

 

“秦川,你去把我梳妆台抽屉里的护发胶拿来。”陈芷涵像个不可一世的女王,肆意指挥着我这个男仆。

 

尽管心里不乐意,但一想到可以一览美女老师的闺房,心中的抵触情绪也随之烟消云散。

 

走进陈芷涵的房间,发现她梳妆台上堆满了各式化妆品,单人沙发上随意扔着一些名牌衣服和包包,有几款还是国际顶尖品牌。

 

按照老师的工资根本无法支撑,想必是杨伟给他买的,不禁心里暗叹,好端端一颗水嫩的白菜,竟被一头死猪给拱了,太他妈没天理了。

 

打开抽屉找护发胶时,我的注意力却被一个标注着日语的盒子给吸引了,在好奇心驱使下,我偷偷打开一瞧,应有尽有。

 

“真够奔放的。”我暗自讽刺了一句。

 

“秦川,怎么还没找到吗?”见我半天没反应,在客厅的陈芷涵大声催促道。

 

“找到了找到了。”我慌忙关上抽屉,又做了几个深呼吸,这才急匆匆的折回客厅。

 

陈芷涵接过护发胶,一边小心翼翼的涂抹着秀发,一边略带讥笑的问道:“秦川,你成绩这么差,你以后长大了能做什么?”

 

“……”我一阵无语,心想成绩好还不都怪你,白天只顾着看你,晚上魂又被你勾,哪有心思学习。

 

“成绩差点倒也没关系,可你胆子又这么小,被人欺负了都不敢还手,将来走上了社会,还不是处处碰壁啊。”陈芷涵有意无意的问道。

 

我抠了抠头皮没做任何反应,她说的没错,我成绩是不好,天性又懦弱,但至少某方面比你那阳.痿哥要强多了。

 

“你爸妈要是知道你这种情况,估计得气死。”陈芷涵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我没爸妈。”我脱口而出,提起父母,我顿时黯然神伤,我出生那年,父母说是去南方打工,这一去便了无音讯,后来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再后来爷爷奶奶也相继去世了,我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孤儿。

 

“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陈芷涵大概意识到了自己说错话,难得的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

 

“没事,我早习惯了。”我揉了揉鼻子不以为然的说道。

 

“秦川,其实人长的笨一点没关系,只要自己肯努力,将来也能干出一番事业,比如我们国家的首富马先生,他就长的又丑又笨,照样不是成了首富了吗?所以你别灰心,只要……。”或许是为了聊表歉意,陈芷涵摆出一副为人师表的姿态谆谆教诲道。

 

“我不丑。”不过,没等她把话说完,我便兴冲冲的反驳道。

 

“嗯,确实不丑,长的还挺帅的。”陈芷涵咯咯娇笑道,说着,她还不忘对我上下打量了一番。

 

“我也不笨。”我噘嘴说道。

 

“既然不笨,那为什么每次考试都垫底呢?”陈芷涵反问道。

 

“我是不想学,真要学,那绝对是学霸级的。”我不以为然的吹牛道。

 

“吹牛谁不会呢。”陈芷涵翻了翻白眼说道。

 

“我没吹牛,真要认真学起来,我连自己都害怕。”我一脸笃定的说道,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行,那你认真一个给我看看,有本事就考个班级前十。”陈芷涵见我没脸没皮的淡定模样,居然也较真起来。

 

“没劲,就算考全班第一又能怎样,又没啥好处。”我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学生就得有学生的样子,考第一还要好处?你以为你帮谁学呢,帮我吗?行,别说第一,只要你能考进班级前十,我给你好处。”陈芷涵气鼓鼓的说道。

 

“那老师是不是也该有个老师的样子?”我极度不爽的顶了一句,心里明显泛着酸劲,朝思暮想的女神被猪给拱了,而且还是自愿,这能爽吗?

 

“秦川,你什么意思?”陈芷涵噌的站起身,阴沉着脸问道。

 

“陈老师,我没啥别的意思,我嘴贱还不行吗?”我赶紧没脸没皮解释道,陈芷涵脸上的怒意这才有所消退。

 

“你不是不想学,而是你根本学不了。”陈芷涵故意激我说道。

 

“陈老师,那你说,我要是考进了班级前十,你能给我什么好处。”我死乞白赖的笑问道,笑意里透着明显的阴谋气息。

 

“只要你能考进前十,我能答应你一个要求。”果然,陈芷涵中了圈套。

 

“什么要求都答应吗?”我迫不及待追问道。

 

“嗯!”陈芷涵斩钉截铁的点了点头。

 

“万一,我是说万一我考进了前十,我要你跟我做那事,陈老师,你是不是也会答应。”我试探着问道。

 

“可以吧。”陈芷涵想了想,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

 

“行,拉钩!”我立即凑上去,深怕陈芷涵反悔。

 

“拉钩就拉钩。”陈芷涵想都没想就同意了,也太看扁我了吧。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一纸约定当即立下,我暗下决心,从此刻开始,我一定要努力学习天天向上,做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好孩子,当然,理想就是把眼前这位表面清冷骨子里风.骚的美女老师征服胯下。为了跟美女老师的赌约,我一改往日懒散的习惯,早早便起了床,洗漱完毕正准备出门,不料被正好从卧室里走出来的陈芷涵叫住。

 

“秦川,我有话跟你说。”陈芷涵今天上半身穿了一件酒红色的束腰小礼服,胸器显得愈加出类拔萃,下身穿了一条黑色铅笔裙,一身搭配落落大方,给人一种冷而不艳的感觉。

 

我甚至怀疑她是不是有双重性格,白天一副为人师表的端庄贤淑形象,一到晚上就截然相反。

 

不过我又觉得,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在物欲横流的当今社会,很多人为了体面,在白天时,极力禁锢自己的本性,只有到了晚上,才会把内心深处的原始欲.望释放出来。

 

“陈老师,有什么事呢?”我弱弱的问道。

 

“到了学校,决不能把昨晚的事说出去,也不能跟别人说你和我是同住一间房,知道了吗?”陈芷涵双手环胸,用居高临下的口吻命令道,咋看一副高高在上的冷傲姿态。

 

“哦!”我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陈芷涵作为我的班主任,她的警告我不敢怠慢,何况她跟杨伟暗地里还有一腿。

 

杨伟这家伙不但手握人事大权,而且还是校董事会的执行董事,在学校里的地位甚至超过了德高望重的老校长,这厮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随随便便扣个罪名就能把我开除,我这样的三无学生是绝逼惹不起的。(三无学生:没钱没权没背景。)

 

上个月,我的同学徐枫就因为给陈芷涵写了首情诗,不料杨伟这狗日的醋意大发,硬生生的给徐枫按了一个偷看食堂大妈洗澡的罪名给开除了,弄的他现在躲在家里连大门都不敢出。

 

当时,我还不知道我那个同桌跟杨伟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呢,现在想来,那简直是夺‘妻’之恨啊。

 

“好的,我知道了,陈老师,我现在可以走了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等等,我先走,为了避人耳目,你必须跟我保持五十米的距离。”说完,陈芷涵拿着小挎包出了门。

 

我住的地方离学校不远,也就三四分钟的路程,刚到学校门口,我远远就看见传达室的刘老头正一个劲的盯着陈芷涵的美腿猛瞧,恨不能把眼珠子给抠出来丢到她裙底下。

 

因为要保持五十米的空间距离,所以我没敢靠的太近。

 

等陈芷涵彻底消失在视线里,我才乐乐呵呵的走到刘老头身旁,笑嘻嘻的挖苦道:“刘老头,你看什么呢,看了也是白看,就算脱光了摊在你面前,你行吗?恐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臭小子,你胡说什么呢,我只是看看有人迟到没。”刘老头咳咳了几声,装疯卖傻道。

 

“少来了,瞧瞧你那一嘴的哈喇子,也不嫌丢人。”我指了指刘老头的嘴,鄙夷道。

 

“哦!前年我得过脑血栓,治好之后不知道怎么的,动不动就流口水。”刘老头抹了把嘴角,淡定的说道,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老糊涂样。

 

“你就鬼扯吧,再敢偷看陈老师,你这老家伙迟早心肌梗塞一命呜呼。”我冲刘老头不屑的笑了笑,然后大摇大摆的朝教学楼走去。

 

“你小王八蛋,亏我老头子还把你当小兄弟看待,对你溜出学校的事情睁一眼闭一只眼,你他娘的竟然还嘲笑我,下次你溜一个看看,老子直接把你逮到教务处去。”身后传来刘老头不停的谩骂声。

 

走进教室,我发现自己是第一个抵达的,不由得暗自鼓了鼓劲,心想男人果真是靠下.半身支配的动物,只要下.半身有了动力,全身就会迸发出一股莫名的冲劲。

 

“哟!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我翻开英语书,正准备朗读时,身后传来一阵清亮的戏谑声。回首一望,正是坐我前排的女生,叫李墨寒。

 

李墨寒长的很漂亮,一张干净清纯的脸蛋,精致挺拔的琼鼻,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更是不惹半点尘埃,她跟陈芷涵相比,完全是两种类型,前者属于细水长流慢慢体会的那种。

 

而陈芷涵则是那种一照面就能激发起男人原始征服欲的那一类,尤其昨晚之后,她那迷醉微醺的表情始终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想着想着就情难自禁。

 

如果非要我在两者取其一的话,我只能说多多益善。

 

“秦川同学,你这是耍哪一个套路呢,是知耻而后勇呢还是受了什么了刺激。”李墨寒走到我前面的桌位,一屁股坐下,然后笑盈盈的问道。

 

李墨寒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虽然长的很漂亮,但嘴却很欠,动不动就损我,好似跟我犯冲一般,一天不跟我斗嘴就活不踏实。

 

“关你吊事。”我争锋相对道,突然又话锋一转道:“哦,对了,你没吊哦。”

 

“傻……逼。”李墨寒微笑着挤出两个字。

 

“你才傻呢,你全家都傻,别以为成绩好就了不起。”我冷哼一声,苍白的反击道。

 

“成绩好当然了不起,有本事你考个第一给我瞧瞧。”李墨寒作为班里成绩首屈一指的学霸,显得底气十足。

 

“我怕我抢走了你的第一,到时候你会跟我玩命,为了保住我这条贱命,所以我才没跟你争呢。”不知道是遗传的问题,还是我常年在市井讨生活的缘故,我吹牛从来不脸红。

 

“呵呵!那真是委屈你了,替我谢谢你们老秦家的祖宗十八代啊。”李墨寒扬了扬嘴角挑衅道。

 

“你别不信,我真抢了你的第一,到时候让你哭都找不到门。”见李墨寒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我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挑战。

 

“有本事就抢一个啊。”李墨寒不以为然的刺激道。

 

“行,我要是考了第一,到时候你必须答应一件事。”我信誓旦旦的说道。

 

“别说一件事,就算十件事我也同意。”李墨寒耸了耸柔弱的香肩,一脸悉听尊便的模样。

 

“好,到时候我考了第一,你必须让我……。”我深怕李墨寒拿凳子砸我,没敢继续往下说,只是伸手指了指窗外的太阳。

 

“我必须让你什么啊?你什么意思?”李墨寒眨巴着水汪汪的眸子看了看窗外的太阳,又回头看了看我,一头雾水的问道。

 

“太阳啊。”我适时的提醒道。

 

“太阳怎么了,我必须让你太阳……?到底什么意思。”后知后觉的李墨寒还是没能理解。

 

“日啊。”我急的差点跳楼。

 

“我让你……日!”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