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哈哈小说网,玄幻小说,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好看的玄幻小说

请问而已2018-10-11 10:11:07


1

陶笛今天很开心。


因为,她青梅竹马的男朋友纪绍庭特地推掉了公司的工作,从美国飞回来陪她参加朋友聚会。而她最好的闺蜜施心雨也从美国赶了回来陪她一起参加朋友聚会。


在酒吧里面,她被灌醉了,连怎么回家的都没印象了。



半夜她被胃痛折磨的醒了,下床踉跄着下楼。去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仰头一饮而尽。胃里的灼痛,这才被缓解了几分。


“绍庭……绍庭……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爱你……”


寂静的夜里,这样暧昧而又急促的声音格外的突兀。


陶笛原本困的半眯着的眼睛,猛然睁开了眼睛。端着水杯的手指微微一颤,杯中透明的液体溅落到白皙的手背上。


明明是温水,可她却感觉到了一股凉意从手背倏然传递到心脏那处。只因为刚才声音来源是一楼的客房,而那暧昧的声音主人是她最熟悉的好闺蜜施心雨,是她的心雨……


推开客房的门,看见里面的画面,一阵阵的寒气扑面而来。顿时将她整个人都笼罩住了,按在壁灯开关面板上的指尖也在微微的颤抖。


床上的男女被突然的光亮惊的动作定格了两秒,随即反应过来之后。施心雨惊叫了一声,慌忙扯过丝被盖在自己光luo的身体上。


而男主角则是眸中闪过一抹转瞬即逝的慌乱,随即蹙起眉头,像是对于这样的打扰很是不满。


陶笛觉得这样的画面很讽刺,两个她那么信任的人,做出了这样的事情。还是在她的家里,他们怎么可以做的出来?


她不知道怎么开口的,只觉得自己的嗓音异常的沙哑,“怎么?我家什么时候变横店了?你们在这拍戏吗?”


施心雨羞涩的躲在纪绍庭的身后,原本侵染着汗水的脸颊酡红一片,紧张的解释,“小笛……你……”


她想要解释,可是眼前这样的画面,怎么解释也是多余的,她竟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陶笛把眸光移向男主角,恍惚中她竟看见那个曾经那个温柔体贴的绍庭眸底闪过一抹报复的快感。她黛眉蹙紧,嘴角的弧度悲凉了几分,眼底的嘲弄也更深了几分。她只沉声问,“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她的嗓音沙哑,还有一丝的哽咽,眼眶也微微的红了。却是努力的仰着小脸,倔强的看着他们。


纪绍庭深眸中闪过一丝波动,“小笛……”


话还未到嘴边,就被身后的施心雨打断,只听见她哽咽着,“绍庭,既然都已经这样了。我们把一切都告诉小笛吧,我不想这样下去了。我真的……不想跟你偷偷摸摸的下去了。我们才是真心相爱的啊!”


这一瞬间,陶笛的耳畔犹如利剑射来。她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的心雨,有那么几秒,她恍惚的以为自己面前泫然欲泣的女人她根本就不认识。那是一张熟悉而又多么的陌生的面孔啊!


她重复,“多久了?”


纪绍庭的眸光再度闪动了一下,施心雨已经抢着回答,“半年多了,我们在一起半年多了……小笛……我们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所以真的很抱歉……”


楼下的动静,惊动了楼上的张玲慧跟陶德宽。


两人匆忙下楼,看见客房里面的一幕后。


陶德宽当即就觉得眼前一黑,血压飙升,“你们……你们太过分了……混账!!”


张玲慧第一时间扶着陶德宽,问了一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施心雨愧疚的道歉,“慧姨,叔叔……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可我跟绍庭是真心相爱的。我们彼此都抵挡不了对彼此的吸引……我们半年前就在一起了……可我们不知道怎么跟小笛坦白,我们也不想伤害小笛……”


闻言,张玲慧竟叹息了一句,看了陶笛一眼后劝道,“小笛,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你还是接受现实吧,成全他们吧。”


陶笛跟陶德宽都很诧异的看向张玲慧,张玲慧脸色微变,又补充了一句,“感情的事情是勉强不来的……这事已经发生了,不然还能怎么办?而且心雨的性子温柔端庄,相比而言更加适合绍庭……”


陶德宽怒道,“闭嘴!!!”


陶笛心底的悲凉又多了几分,唇角自嘲的勾起。看着母亲淡定的模样,再看母亲熟悉的面孔,她按捺住心底的所有波涛汹涌。如果不是她跟母亲有几分相似的面容,连她自己都要怀疑自己不是亲生的了。


其实她的脾气并不好,却很奇怪在遭遇到这种狗血的事情时,她居然没有当场失控。伪装和倔强,现在是支撑着她的唯一信念了。她不想自己太狼狈,不想把伤口给大家看……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抛出了一句,“曾经我把真心喂了两只狗!!”


说完,转身挺直脊背离开!!!


身后陶德宽愤怒的咆哮,“滚!!!!都给我滚!!!”


许是太愤怒了,陶德宽狠狠的甩开张玲慧,大步上楼,却不料脚步不稳,从楼梯处摔了下来。脚踝处崴伤,动弹不得。


陶笛第一时间折回去,连忙拨打了家庭医生的电话。


半个小时后,家庭医生来了。


陶笛去开门的时候,脑袋一片空白,竟撞到了家庭医生的怀中。


2


陶笛失魂落魄的,撞到了别人怀里,连一声对不起就没说。


来人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很职业化的装扮。所以,她看不清来人的面容。抬眸的时候,只看见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还有周身那不可忽视的冷气。


医生只是微微蹙眉,并没有看面前的女人,很淡漠的问了一句,“病人?”


陶笛连忙带他去二楼父母的卧室。


卧室里,医生为陶德宽检查了一番,确定他是崴脚了,并没有大碍后。


陶笛默默的退出了病房,去了洗手间。


现在,她最看不得的就是父亲那担忧又心疼的眼神……


洗手间里,对着镜子中那个眼眶微红的自己。鞠水给自己洗脸,冰凉的水迹打湿面孔。眼眶中一直隐忍的泪水再也无法抑制的蔓延了下来,混合着水迹,委屈的流淌下来。被两个信任的人背叛真的是心如刀割,她以为只能在电视剧和小说中发生的狗血情节,居然就这样发生在自己身上了。一点预兆都没有,几个小时之前,她还幻想着跟绍庭的婚礼。还幻想着要让心雨当他们的伴娘……


现在撞破了一切之后,再回想起来,她只觉得自己是个傻X。大概也是在半年多前,绍庭的工作突然就忙了起来。对她也没有之前那么体贴入微了,她傻乎乎的真的相信他是在忙公司的事情。那时候心雨就已经在暗示她了,可她因为信任居然还脑残的支持绍庭的工作,鼓励他的上进心。


细嫩的手掌猛然拍上自己的天灵盖,她真是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愚蠢的自己。这半年多以来,她怕是已经被他们冠名上“脑残”的标签了吧?


胸口那处,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挖走了一样,生生的撕扯着疼。


她知道那个地方装的是绍庭,她跟绍庭是青梅竹马。两家家长也颇为满意彼此,所以她很早的时候就知道长大后要嫁给绍庭的。等到了懂爱的年纪,她拒绝了很多男孩子的追求,一心一意的跟绍庭在一起。绍庭曾经给过她很多很多的温暖,只是不知不觉这份温暖就不见了……


不知道哭了多久,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她深吸了一口气,擦干泪水。将自己的伤口藏起来,走出洗手间的时候又变成了那个倔强的陶笛。


门外,纪绍庭跟施心雨已经穿戴完整了。


灯光下的纪绍庭英俊无比,而温柔端庄的施心雨亭亭玉立的站在他身边。


施心雨一脸的愧疚,看见陶笛之后,伸手挽着绍庭的臂弯,垂眸,声音弱弱的,“小笛,对不起……这件事真的对不起……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件事,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友谊。”


陶笛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一般,凉凉的勾起唇角。


她刚才哭过,所以脸上哭过的痕迹很明显。


“小笛,你哭了?你这样……我真的好难受……”施心雨柔柔的说着。


她身边的纪绍庭闻言,脊背微微一直,眸底闪过一抹复杂难懂的情愫。只是,那抹复杂转瞬即逝。末了,他的深眸中浮现的还是一丝的报复快感。


施心雨见陶笛不说话,也不打算理她,眉目再次垂底,转而看着一旁的张玲慧,“慧姨,叔叔的脚没事了吧?

 

张玲慧眸光有些复杂,但是语气还是能听得出来很宽容,“医生说了没大碍,都已经是凌晨了,你们先回去休息吧。”


施心雨闻言乖巧的点头,又看向陶笛,“小笛……”


陶笛看着他们两人,几秒后才冷冷的迎上她愧疚的眸光,冷道,“友尽!!!”


转身,再也不看他们一眼。


她觉得很讽刺的是纪绍庭眼底的那丝报复快感,他报复她什么?他出轨居然没有半点愧疚?他报复她这几年对他的一心一意吗?


她曾经到底是有多瞎,才会认定这样的男人?


眼泪再次不争气的滑落下来,再次撞落到一抹胸膛的时候,她闻到了淡淡的消毒水味道,慌忙抬眸道歉,“对不起……”


她抬眸的瞬间,原本那人蹙紧的眉头微微的舒展了开来,深潭般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异样,就这样直直的看着她。


她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尤其是此刻自己这么狼狈的时候。她微微的嗔怒,低头想要绕过男人回自己房间。


下一秒,却感觉到手臂一紧,一只有力的大手拉住她。她微微蹙眉,看见的是骨节分明的大手。


紧接着,她的耳畔响起了磁性而又淡漠的嗓音,“被劈腿了?”


陶笛现在最听不得别人提这件事,她瞪眼过去,“让开,跟你有关系?”


“之前没有,现在有!”


陶笛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见那人手臂微微用力,将她拉近几分。磁性的嗓音在她耳畔凑近了几分,“丫头,不介意闪个婚体验一下人生吧!!”


陶笛懵了,说实话她的心尖狠狠的一颤。


3

闪婚?


体验人生?


这位医生到底在说什么?


在她懵懂茫然的状态下,身旁的医生微微的抬起下巴,示意她看已经走到楼梯口。却因为楼上的动静,而停下的脚步的两人。


陶笛顺着他的眸光看过去,看见的便是纪绍庭的沉默,还有施心雨的愧疚。只是,在愧疚的表象之下,她看见施心雨眼底掩藏不住的得意和挑衅。她甚至还故意更靠近纪绍庭几分,让两人看上去更亲密几分。在纪绍庭侧眸与她对视的时候,施心雨眼底又彰显出满满的愧疚和难受……


白莲花的n次方!!!!


医生那双幽深的眸子像是可以洞察一切一样,又蛊惑般的在她耳畔压低声音,“闪婚!下去,告诉他们。是你甩了那个人渣!!!!”


陶笛懵然的睁大眼睛,回眸看见的还是施心雨挑衅的眼神。冲动之下的她,开始思量医生的主意了。


此刻她跟医生两人的姿势是有些暧昧的,靠的很近。虽然没有拥抱在一起,可是因为角度错位,看在楼下的人眼里却像是拥抱。


纪绍庭的眉头蹙紧,施心雨也微微的疑惑,忍不住问了一句,“小笛……你们……认识?还是说你现在需要一个拥抱……所以就?”


陶笛反感的蹙眉,她本来脾气是有些急躁的。这会,隐忍着握拳。不想自己被抢了未婚夫之后,再被奚落。


而面前的医生,又淡淡的重复,“闪婚!就当是体验人生!!!”


陶笛心神微微恍惚,隔得近,她清晰的感觉到男人身上那种不容置疑的气场。好似,他根本就不是提议,而是在宣布结果。而最可怕的是,她心底的天平已经倾向于他的主意了。


只是,她还并没有理智全失。她微微张开嘴巴,“…………”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又像是会读心术一般,矜贵的摘下面部的口罩,淡道,“季尧!仁爱医院新来的外科医生!”


他算是自我介绍了……


陶笛抽风似的回答,“陶笛,化妆品公司广告部员工。”


楼下的张玲慧看见这一幕,有些沉不住气了,语气里面满是不耐烦,“小笛,你这是做什么?怎么抱着我们家的家庭医生不放?你真是没出息,没了绍庭,可以再重新物色别的男人。但是也不能胡乱的投怀送抱!”


这语气,明显比刚才撞破施心雨跟纪绍庭奸情的时候要恶劣的多。


陶笛嘴角勾起一抹苦笑,不知情的人怕是真的要以为她不是张玲慧的亲生女儿。她跟施心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而母亲对施心雨的疼爱很多时候都超过她这个亲生女儿。外人都夸母亲贤良淑德,她曾经也是这么以为的。可是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终于明白,她的亲生母亲其实一直都不怎么疼爱她。


“他不是别人,他是我的男朋友。”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就这样反过来拉着季尧的手下楼来了,“本来我也打算今天向你们坦白这件事的,只可惜后来喝醉了。现在正好趁着你们在,坦白告诉你们。他叫季尧,是仁爱医院新来的外科医生。也是我的男朋友,他很疼我,我们准备明天去领证。所以,其实这段感情是我先劈腿了。你们都当我傻呢?纪绍庭莫名其妙就对我冷淡了,我怎么能感觉不到他变心了?我感觉到他变心了之后,便抵挡不住季尧对我的追求了。跟他在一起之后,我挺幸福的。我一直没主动提出分手,也是不想背负良心债。这下子好了,我一点都不用难过和纠结了。”


季尧很配合的将她的小手反手握在掌心里,只是面部仍然没有一丝表情,淡漠的扫视着楼下面色大变的三人。


明明他身上穿的是工作服白大褂,也没有开口,可是楼下的三人都在一瞬间感觉到了男人的强大气场。


那种气场得天独厚,威慑人心。仿佛是君临天下的王者一般……


纪绍庭闻言反应最大,脸色阴沉下来,脊背僵硬。手臂微微一紧,下意识的将臂弯中的那只小手推开。


施心雨微微一怔,心底一凉,却还是装作很惊讶的道,“小笛,别闹了……你这个玩笑一点不好笑,真是想不到这个时候你居然还能开玩笑。你这顽皮的性格真是什么时候都改变不了。”


张玲慧也蹙眉,压低声音呵斥道,“胡闹!!”


陶笛心底憋着气,看见他们一个个震惊的脸色,顿时觉得胸口顺畅了几分,认真的道,“我没开玩笑,明天八点我们就要去领证了。”


纪绍庭的眸底瞬间闪过一层风暴……


4


施心雨感觉到身边纪绍庭的变化,一股阴冷气息从他身上蔓延开来。她的脊背一顿,美眸中闪过一丝轻蔑,“小笛,你别闹了……今天的事情是我跟绍庭对不起你……可你不能因为这样就自暴自弃,这样轻贱自己吧?你拉着的是一个平庸的外科医生,你怎么能找这么普通的男人?还是刚进仁爱医院的实习医生,能有什么前途?小笛,你真别闹……”


仁爱医院是东城著名的私立医院,所以她把刚进医院工作的季尧,自动划分为实习医生那一行列。


一直没有说话的时候,在听到施心雨这番话的时候,微微抬眸。眸底闪过一抹深不可测的情愫,抿紧下巴,仍然没有开口。


纵然是这样他并没有开口,只一个淡漠的眼神就让施心雨舌头打结了。她心虚的往纪绍庭身边闪了闪,寻求庇护。她不懂,为什么只是一个普通的医生周身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气场?这男人的气场甚至超越了绍庭,这完全是天之骄子才会有那种王者气场。


微微的吸了一口气,宽慰自己想太多了。一个普通医生能有什么气场?


施心雨寻求庇护的动作,再次刺伤了陶笛的眼眸。她梗着脖子,凉凉的掀起唇角,“或许你们觉得季尧很普通,可我觉得他很踏实温暖。让我很有安全感,我觉得很幸福。我……”


“闭嘴!”张玲慧恼怒的打断她的话,“胡闹!简直是胡闹!结婚这么大的事情,你当是儿戏吗?婚姻要有丰厚的物质基础的,一定要门当户对,这些你都想过没有?他一个实习医生有什么前途?你知道现在东城的房价有多贵?就凭他那点工资,能买的起几个平方?这件事赶紧给我打住,以后都不准再提了。我不同意,坚决不同意!!”见陶笛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她立马摆明了自己的态度。


陶笛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母亲很势力,很庸俗。虽然她现在说的这些话都是在赌气,可是她心底有自己的爱情观。她从来不觉得婚姻要有丰厚的物质基础,婚姻中最重要的是爱情。是彼此的心心相惜,是彼此的相濡以沫。对于母亲从小给她灌输的一定要嫁入豪门的概念,她是不赞同的。


她认真的看着母亲,“只要他爱我,只要我们觉得幸福。他就算买不起房子,我们在外面租房子我也心甘情愿。”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不留情面的顶撞母亲,哪怕以前对她很冷淡,她也一直很乖巧很孝顺。


张玲慧更加恼怒了,扬手就要扇她耳光,“反了你?我养你这么大,辛辛苦苦的教育你,不是让你来顶撞我的。”


纪绍庭见此情形,身形微微一动,他身旁的施心雨却是更加用力的挽着他的臂弯,深怕他会像小时候一样冲上前去保护陶笛。


只是,有人动作比他快。


季尧挡在陶笛面前,大手抓着张玲慧的手腕,淡漠如深的眼深扫过去,薄唇微微上扬,“禁止暴力!!”


下意识的,张玲慧打了个寒颤。她踉跄的后退了两步,真是见鬼了。她活了这么久,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怎么会被一个小小医生的眼神给看的寒颤了?


真是活见鬼了!!!


在这一瞬间,陶笛还真是奇迹般的体会到了安全感。她想她大概是被纪绍庭和施心雨给气疯了,居然会觉得一个陌生人给了自己安全感。也有可能是她现在太孤立无援了……


季尧松开张玲慧后,低头看着比他低大半个脑袋的陶笛,语气淡淡的,“休息,明天八点我来接你。”


陶笛是真的觉得自己需要休息了,今晚经历的事情太狗血了,她必须要用睡眠来平息自己的情绪。点头,转身上楼。


身后,纪绍庭眸光幽深无比,看着她的背景,他垂在身侧的大手不由的握拳。


最后,只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看来,我曾经瞎了好多年。你果然是不知廉耻的贱女……”


施心雨连忙阻止了他,着急的道,“绍庭别说了,你答应过我的。”


楼上,陶笛身形微微一怔。他瞎了好多年?那她呢?她岂不是有眼无珠?


第二天,八点季尧准点出现在陶家别墅门口。


5


而昏睡了一夜的陶笛,醒来后还有些懵。


而被她昨晚疯狂行为气的一夜未眠的张玲慧在看见别墅门口停着的那辆出租车时,更是火大的很。


也顾不得自己一贯表现出的优雅与谦和,愤怒的指着女儿骂道,“陶笛,你还真是长能耐了。你还真的要跟那个穷医生结婚?他连辆车都买不起,打着出租车来接你去登记?这件事要是传出去,我这张脸还要不要?你爸爸的脸还要不要呢?”


陶德宽昨天崴了脚之后,季尧在他的止痛药水里面加了点麻醉剂,这会还睡着呢。


大清早别墅里面这么吵吵嚷嚷的,把家里的佣人一个个都吓的低头。


陶笛被骂的蹙眉,顺着张玲慧的视线,看见了门口的那辆出租车,还有已经下车站在边上抽烟的男人。阳光下,那抹身影那抹的冷傲不羁。细碎的光线倾洒在他修长的身影上,流转出魅惑的弧度。不经意的,她竟看的有些微微的恍惚。


张玲慧越想越生气,说出来的话更多了刻薄严厉的成分,“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在跟你说话,我含辛茹苦的抚养你长大,你就这么对我的?随随便便的弄回来一个男人就结婚了?好歹我们陶家在东城也是小有名望的,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把自己嫁给一个医生?不准去登记!我知道你没心雨那么温婉懂事,没她那么优秀,可你好歹也是陶家唯一的女儿,怎么能嫁给那种人?”她的女儿要是真的嫁了一个穷医生,传出去她岂不是要被那些豪门太太们笑话死了。


陶笛心底一片悲凉,看着母亲愤怒的近乎狰狞的面孔,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昨夜狗血的事情发生之后,她未从母亲身上得到过只字片语的安慰。母亲现在的愤怒和激动,不过是因为自己没沿着她最初人生设定。说白了,母亲想的只是自己的颜面。如果母亲真的关心她,真的心疼她,真的在意她,她就应该可以发现昨晚她不过是赌气而已。


这时候,别墅门口又有一辆豪车停下。


车上下来的一袭浅蓝色长裙的施心雨,她特地将车停在门口出租车的边上,下车的时候,几不可见的蹙眉,眸底闪过一丝轻蔑。只是,在经过男人身边的竟被那股强大的冷冽气场震慑的有些心虚的提步。


施心雨走进别墅,依旧是笑容温婉动人,“慧姨,小笛。”


陶笛很想把她轰出去,可是她知道这个家里一向是母亲说了算。微微的叹息,越发的觉得施心雨的面孔太陌生了。昨夜当着纪思绍庭的面故意表现出愧疚和难过,这会纪绍庭不在,她连伪装都省了。


张玲慧尽管是被气的面色涨红,可是见到施心雨的时候,还是努力挤出了一个微笑,“早餐吃了吗?没吃让管家帮你准备一份?”


陶笛眉心骨跳动着,真的不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怎么可以这么宽容大度?


施心雨柔柔的应道,“我吃过了,慧姨。我来是特地祝福小笛的,昨夜回去我跟绍庭两个人一直聊了很久。我也想通了,不管小笛要嫁的是什么样的人。只要她自己喜欢,只要她觉得幸福就好。所以,我特地过来祝福她的。”


回去之后,她是越想越兴奋。她恨不得陶笛嫁给捡破烂的乞丐,这样她就越发有比她骄傲的资本了。她的纪绍庭可是出类拔萃的优秀……


她迈步上前,竟主动伸手,想要拉着陶笛的手。


陶笛第一时间甩开了,连话都懒得跟她说一句,只是用眼神警告她离自己远点。


不过,也正是因为她的靠近,让她脖子上那些ji情的wen痕暴露无比。


陶笛感觉到心口有细针在扎,密密麻麻的疼……


施心雨也不尴尬,反倒是笑道,“小笛,还在为昨晚的事情生气吗?别生气了,既然你已经找到意中人了,我们也没必要为了绍庭闹的不开心。我希望以后我们还能是好朋友,我一大早赶过来真的是诚挚的祝福你们的。


你看我连新婚红包都包好了,对了,你们什么时候举办婚礼?婚礼那天一定要邀请我跟绍庭哦,我们只有亲眼见证了你的幸福才能安心。”


看着她手中轻轻摇晃着的红包,陶笛只觉得刺眼无比。


张玲慧有些听不下去了,“嫁给那个穷医生有什么幸福可言?”


施心雨浅笑,转身轻轻拍着她的手背,安慰道,“别这样说,现在年轻人总是想要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有情饮水饱,这样的例子也不少啊。”

明是安慰,暗是挑唆。


张玲慧脸色果然更难看了,不过难听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就被身边的冷冽气场给震慑的蹙眉,下意识的闭嘴。


季尧抽完一根香烟后走过来,身姿挺拔的他提步间光影浮动。那张刚毅而冷硬的俊脸完美的如同上帝眷顾人生精心雕琢的艺术品,他的眼神是一贯的淡漠。直接越过施心雨和张玲慧落在陶笛那张微微苍白的小脸上,缓缓的伸出长臂,摊开大手,嗓音淡淡的却透着王者气场,“登记!”

 

陶笛在这一瞬间,心底腾起一种冲动。伸出小手放在他掌心,鬼使神差的跟着他的脚步出门。她想不冲动的人生,一定是不完整的。所以,她冲动了……


身后,张玲慧脸色大变,甚至有些扭曲,可她面对这样强大的气场硬是发挥不出来。


施心雨却是幸灾乐祸的冷笑,嫁给穷医生,看你以后还怎么见人?怎么幸福!!!


从民政局出来,陶笛看着手中明晃晃的结婚证,恍然如梦的扭头问身边的男人,“我可不可以咬你一口?”



    / 未完待续 /    

陶笛这么把自己嫁了?季尧闪婚的目的是什么?这个“咬”到底是要怎么咬呢?

▼戳【阅读原文】查看精彩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