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网文生成神器 不会是未来

影视全版权2018-10-23 15:21:25

“两句三年得,一吟泪双流。”唐代诗人贾岛曾对创作有着这样的描述,将作者如何苦心孤诣地摸索前行跃然纸上。而如今,在网络文学越来越多地进入生活,大IP快速转化的高速运转里,“写作”有了“效率”的论调,而“借鉴”则成了最为速成的方式。随着多部电视剧陷入“抄袭门”,让网络文学的抄袭现象为人们所关注,网上的大量“写作软件”“网文生成器”也让不少读者和网友感叹唏嘘。


神器确实有点“玄” 写大纲起名字都“似曾相识”


网文写作者面对每天的更新工作,“辛苦”是一种共同心声,似乎每个“网文小白”向着“大神级写手”进发都经历过每日“苦更”的岁月。不少“网文生成器”以令写手“脱离苦海”为宣传噱头,而且在宣传“软文”中,还会谈到日本、新加坡已经有使用神器写作而获奖的作家,不少还打出“AI写作”宣传语,号称人工智能写作是网络文学写作的未来。


这款“网络小说生成器”究竟有多玄幻呢?“但见她身穿乳白色梅花对襟棉绫衣衫,逶迤拖地浅金色绣湖色梅花的十二幅襦裙,身披粉蓝云锦纱衣。整齐的青丝,头绾风流别致高椎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点翠花胜,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珊瑚手钏,腰系淡粉色绣花宫绦,上面挂着一个淡红色绣着寿星翁牵梅花鹿图样的香袋,脚上穿的是紫罗兰底绣玉兰花的小靴,整个人美不胜收。”这段文字就是选择一款生成器分为“颜色”“裙子”“上衣”“鞋”等多个选项,然后点击“确认生成”,就会形成带有古体韵味的描写了。

记者下载了一款号称超级网文生成器的软件,在说明中介绍,如果你根本想不出小说主人公那些挺酷的名字,想不出很多奇幻的招式,光其中人名生成器就有好几种可选,不仅分男女,而且分中外,除此之外,武器、门派势力名称、地名、荣誉头衔都可以生成,那些看来生涩的“功法秘籍”“灵丹妙药”“仙禽异兽”也可以一秒杜撰。除此之外,描写问题这种高级写作也可以解决,比如“景色描写”“女子外貌描写”“对话描写”“招式描写”甚至魔法招式都能提供。不过,只要试过几次,就会发现,文字永远“似曾相识”。


值得注意的是,剧情和大纲也能提供辅助,只要输入笔下古代主人公是男是女,选择性格和习气,便能轻松获得此人物的衣着描写,甚至对话描写。文字竟古色古香得很,可轻松获得一篇网文。


“网文套路”提供生存土壤 软件更适合“初级”写作者


据“网络小说生成器”的一个提供商透露,他们正根据网络小说的特性研究制作更为复杂的生成器,“现在只能生成局部的网络小说片段,将来有可能写手只要输入当天想更新的内容要素,电脑立刻就能产生一篇小说”。事实上,类似的产品已经在一些电商网站上销售。价格从百余元到上千元不等。


不过这位提供商表示,到时真有了这样完善的“网络小说生成器”,那他们一定会向写手收取相关使用费,“网络写手靠小说点击率赚钱,既然我们帮他们承担了一部分创作工作,那当然要分一杯羹的”。除此之外,“自媒体人写作神器”,一秒变成达人,“工作效率加速五倍”的关于网络消息写作的“神器”也在销售。网络作家“高楼大厦”说,软件毕竟是软件,只有那些“把读者当白痴的作者才会用这样的软件”,而写小说都必须靠自己,发自内心地去写作才能赢得读者的认可。


而销售人员也说,这种软件更适合“初级”写作者,有很多软件也以“培训”“教育”为包装。


“高楼大厦”说,一个真正的网络作家必须多看多想,很多情节我都是通过看电影电视书籍突然迸发出来的想法,或者是早晨思考的时候构思出来的。现在的网络作家早已不是过去那种日夜颠倒码字到深夜的状态了。


网络小说作家筠心解释说,由于当红网络小说种类套路固定,种田文、重生文等等,极易模仿抄袭,大量雷同的类型小说都是这样“创作”出来的,“当这种文学已经形成一种体系,可用的环节、元素,情节套路都已经基本固定。男生可能是修仙、种田、成为霸主;女生就是宫斗、遇见霸道总裁、怎么成为宠妃。拿修仙来说,就是主人公要得到天下神力,需要不断进阶修炼、遇到不同的妖怪。很多人在看的时候已经有心理期待了。”


网络作家维权成本高 写作道德不容忽视


梦生工作室联合创始人张轩洋认为,写作神器的运用可以看作是网络文学从“借鉴”到“抄袭”现象的一个缩影。“网文生成器”抄袭作品较多,而且比较零散,让作者维权困难。他说:“作者作为个体,从取证到诉讼都存在困难,而且要付出时间、精力等大量成本。”曾经为国内多名一线作家担任过出版编辑的他,认为即使是“名作家”作为个体维权的时候也存在困难,而对于大多数网络作家来说,在没有出版单位的配合之下,很难进行维权。不仅如此,在“取证”环节,被抄袭的作者也会面临困境。张轩洋认为,在传统出版上,一本十万到二十万字的作品尚可以对照取证,而网络作品多则数十万,甚至上百万字,如果一本作品涉嫌抄袭的作品较多,取证成本更是很高。


编剧汪海林说:“作者分散在全国各地,志愿者不停找才联络起来,才会有诉讼的想法。怎么委托律师他们都不会,都是些孩子。”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教授孙国瑞表示,一部几百万字的网文,东拼西凑几十部甚至上百部小说、摘抄片段的手法,按照现行《著作权》法,判定这样的作品构成抄袭,绝非易事。


孙国瑞分析说:“构不构成抄袭,不是一个作者站出来就行了。要判断构成抄袭是有难度的,拿来比较,必须有八成九成的实质性相似,才有可能说是抄袭。”“适当引用”他人作品时理应注明出处,但怎样的不合理引用就算侵权,还有待进一步明确。否则长此以往,会陷入自我复制、互相抄袭的怪圈,阉割整个产业的原创能力。孙国瑞说:“怎么叫适当?我有1万字,用了别人多少、没有注明出处就构成抄袭?这在法律界定上确实有一定难度。借鉴别人作品又不注明出处,这从创作品德上讲有问题。”


从网文雷同到影视抄袭  大浪淘沙已经开始


事实上,在以网络文学为主的IP市场上,“雷同”也在引发各种矛盾。唐七公子在网上连载玄幻言情小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后,便惹来抄袭耽美作家“大风刮过”的作品《桃花债》的议论。近日由于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席卷荧屏与网络,此事被媒体及网友重提,由此还牵出唐七公子另一篇名作《华胥引》涉嫌抄袭《明灭词》等事。一方认为对方涉嫌抄袭,也另一方则认为是当年喜欢对方文风而创作了一篇“模仿文”,是“致敬”之作。


无独有偶,去年《锦绣未央》热映之后惹来的官司,也着实震惊了业内业外,原来这部剧集的原著小说《庶女有毒》全书共约294章,但被指控抄袭别人作品的地方竟然多达219部,其中很多书都还是整章复制!据悉这场抄袭事件涉及到几十位原作者的利益,目前遭到11名作者联合起诉。该系列案件已于2017年1月4日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立案,在日前进行了证据交换。编剧余飞多次公开表示,“网络小说已成为抄袭的极重灾区”。 


随着IP的大量涌现,资本与创作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而大浪淘沙或已在即。张轩洋透露,最近,“头部作品”成为一个圈内热词,头部作品就是公司一段时期以内的“主打作品”。也就是说,前一段时期里,各公司疯狂抢购的各种IP并非面对着公司内部的资源分配。大多数公司选择主要资源投入给优质IP,甚至是超级IP。也有业内人士透露,很多公司抢购IP并不急于开发,也在等待好时机。


公众对电视剧版权的关注,以及对抄袭行为的“吐槽”,也在表达着对好作品、优质作品的呼唤。在网络上,也有不少网友认为如今的网络文学同质化十分严重,越来越多的读者不愿意再甘心当“小白文”的读者。


来源:每日新报;本版撰文:回振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