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嘎讪胡】中国社会上升通道即将关闭?底层逆袭还剩多少机会?

阿拉嘎讪胡2018-11-12 13:32:55

编者语:一篇题为《中国社会上升通道即将关闭,底层逆袭还剩多少机会?》的微信文章引起了朋友圈大范围的讨论,进而“阶层固化”、“中产焦虑”等关键词也不绝于耳。今天,小编收集了两篇截然向左的文章,看看您到底赞成哪一边的呢?




最近这几年来,随着资产价格的门槛暴涨,“阶层固化”这个词终于进入了社会视野。很多人出现了个误区,他们说现在的社会“上升通道逐渐关闭”、“阶层日益固化”,是社会病了。

 

但其实,社会没病,这才是社会原本的常态。

 

中国过去的两千年里,大部分时间都是阶层非常稳定的社会。


稳定的年代并非没有上升通道,但是稳定年代的上升通道是受控的。这是和动荡年代最大的区别。


时代变了?还是回归正常了?


阶层剧烈变动的年代才是历史所不常见的,是历史的异态。“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之所以成为千古名句,恰恰就是因为这一幕不多见,很稀奇,不然何必写成诗来感慨?


一个流动性过大的社会,一定是制度不完善的,完善的制度绝不会容忍高流动性。

 

但恰好,我们这代人的祖辈和父辈生在了中国数百年来变动最剧烈的几十年里,每个大家族都有那么几个人的人生之跌宕起伏,简直可以拿来拍电影。


中国在短短一百年时间里,经历了不下七八次政权变更和近乎180度的政治经济转向。


《霸王别姬》、《大宅门》这样的影视作品之所以成为经典,就是因为成功反映了我们这一百年来的个人命运之不可预测,并引起了亿万家庭的共鸣。


《大宅门》剧照

 

这种人生经验导致我们这几代人误把这种阶层大幅波动的局面当成了世界的常态。而最近20多年看着尘埃落定,要回归历史长河的真常态了,很多人就不适应,受不了了。


你再去听一遍大宅门的片尾曲,唱的是什么?~乱世风云,乱世魂~。这听着像是正常的年代吗?

 

人就是要分等级的,没等级谁还愿意奋斗?又不是没吃过大锅饭。


将相无种在绝大部分时间里,只是平民阶层的幻想和安慰剂,尽管这句话是中国普通人千年来的精神支柱(甚至可以上升到民族格言),但最先喊出这句话的陈胜吴广,最后改变了他们的阶层吗?


即使动荡年代,胜出者也是以“王侯将相居多”的子弟居多。陈胜字涉,四个字说明一切,本来就已经并非平民。


陈胜吴广起义 

 

儒家统治的游戏规则向来就是区分阶级且各阶级做好自己的事,中国一直都是内儒外法,将相无种只是画给平民的蛋糕。


只不过,相对于动荡年代杀人放火受招安的上升通道,稳定的年代从底层通过学习,创业,考官上升的渠道,虽然窄,但是存在。


这个通道上只要你不铤而走险,失败最坏也不过是前功尽弃被打回底层。


动荡的年代上升的渠道倒是多,但是一旦失败轻则大牢里面见,重则人头落地。


战争


如果流动一直都有着大量随机性的因素,父辈的努力又如何体现?这样的社会就一定公平吗?

 

从这个意义上,留下一些有限的,受控的“上升渠道”就是一种社会信息素,令集体有向心力,令个人有奋斗动力。


但至于这根通道何时搞流量管制,决定权在别人手上,你不仅没有决定权,连知情权都没有。


流量管制落到你头上了,你就只能像在机场里遇到延误那样,听天由命,刷刷微博,等候广播,了此一生。


城堡里的人


一切权力的核心,是规则制定权。只要规则制定权和暴力机器两手在握,留给后来者的腾挪空间就基本没了。

 

精英阶层在历史上名头多变,无论你管他们叫什么,豪强、士族、门阀、权贵、集团、二代,当他们作为一个整体出现的时候,首先是一座城堡。


法国米歇尔山城堡

 

城堡的第一功能,是防住别人再进来。所以先进来的人,会不断地增加城墙的高度,以阻拦尚未进来的人挤来摊薄自己的特权和福利。


不过他们会把砌城墙的行为包装一下,使得普通人很难分辨。这个“城堡体系”不是被某个人或者某个组织“设计”出来的。而是通过人类有社会性之后数万年的发展淘汰,被证明有利于人类继续发展的体系。

 

城堡总会住满,城堡住满了,吊桥就会升起。


我们这代人刚好处在城堡大门刚刚关上的时代。


稳定年代当然也会有可控的上升渠道,但要知道,一旦“可控”,就意味着城堡核心的成分是不会再有大变化了。

 

上升通道受限是稳定市场充分竞争的结果,并没有一个人在图纸上规划着这一切。每一个上层也都是一个个体,他们并没有真的组成一个秘密会议集团来刻意控制流量通道,只是他们共同的行为在非故意的情况下造成了这些后果。


今天精英阶层的一项杀手锏,在于他们会为子女预留许多人生止损线:毕不了业可以就业,无心求职给钱创业,开拓业务刷爸妈的脸,就算一事无成,还可以当个列席者。


哪怕废了,精明的爹总会想出办法来掩盖这一事实。比如给大把的钱往艺术上培养,造诣不怎么样但一定也有人买帐。所以他们的后代,人生是被设了下限的,差不到哪里去。


他们用尽一生心血为子孙设置了玻璃地板,使他们不至于滑落到社会的底层。

 

良好的家庭背景绝不仅仅在于丰富的物质,其实父母自身的视野对子女更为重要,所以良好的家庭背景意味着父母这些方面有很大可能会更好,这对身于这样家庭中子女来说更是莫大的无形财富。


譬如良好的家庭教育能够让人更早的起步。这种影响仅仅通过什么少年宫补习班是得不到的。而是潜移默化的影响。这种好处会伴随一生。

 

到了事业开始的阶段,良好的家庭更是年轻人前进道路上的指示灯。


如果父辈成就高,那么他就可以非常具体地指出捷径和提供方法。当众人都为一块金子争得头破血流的时候,另一部分人拿起一块钻石走了。


抢金子的人不是没有能力去抢钻石,而是自始至终就根本就没人告诉他们有比金子更值钱的东西。


《追风筝的人》


这种无形的鸿沟可以通过后天努力弥补。但是也许很辛苦,时间很久。家境好的年轻人可以早早迈过资产门槛,剩下的精力放在提升自己身上。


家境差的每天被各种贷款缠身,连工作都不由自己,更别说自我实现了。


很多人会说只要努力就会成功,但现实是,如果同等努力,富人家的孩子会比穷人家的更成功。精英的家庭往往给予了一生的助力,平庸者的家庭则陪伴着无尽的牵绊。


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精英越走越高,平庸者越陷越深。

 

于是局面就这样形成了:上层社会的后代,下限有限而上不封顶,堪称开挂。何况精英阶层还会以相互之间彼此关照对方子女的方式,强化这种机制,关照了别人,也就等于关照了自己,这早已是城堡里的潜规则。


城堡外的人


现在主流意识形态开始鼓吹中产阶级的崛起。什么是中产阶级?中产阶级以专业人士为代表,他们在法律、医学、金融、会计、技术等专业领域独当一面,是各行业的精英。


专业人士的本质,是精英阶级的随从和助手,是城堡内分配酬劳体系中的一环。

 

这些人以服务上层阶级和其他中产人士为生,赚取高昂的专业顾问费用。他们赚钱虽多,但与超级富豪尚有较大距离。但他们除了金钱和权力资本外,对于规则制定并不是完全没有话语权,对社会也有一定的发声权。



如果精英是躲在高高的城堡里,中产阶级就是拱卫着城堡的一圈外城。


外城依附于城堡,但又优越于再外层的乡野。把城堡;外围;乡野这3层社会模型落实到今天的中国社会。那就分别对应了:


1.既得利益集团;

2.寄希望通过学历之类个人奋斗进阶的群体;

3.手头没有任何资源的平头百姓以及迷茫无助的屌丝群体。


中产作为城堡的外城,也有自己的城墙。中产阶级的外城墙是学历,而城堡的内城墙是血缘,这是最最核心的区别。


如果你注意观察,你就会发现,越上层的人越爱用血缘来区分人,到了最顶层,几乎只认血缘,这种城墙是极高的。血缘这玩意是无法避免的。


一个人将财富与权力留给下一代是动物的本性。所谓的上层靠血缘关系,本质就是顶级精英人数不多,婚嫁之类基本上是同阶级流动。因此顶级精英之间最终会形成了“一个村”的亲戚。

 

而中产阶级的专业主义城墙比起这种血缘构筑起的城墙要矮许多,防御薄弱,所以时不时就有人可以翻进来。


中产往下掉落也比城堡内的人要容易得多,这导致了今天中国的中产阶级成为最具有身份焦虑,不安全感最重的一群人,往往需要通过消费主义的标签来维持内心的自信和自尊。


焦虑的中产


中产与底层之间的对一直都相当顺畅。通过几十年个人奋斗,从底层成功翻墙成为中产的人不在少数,这些人很容易得出“个人奋斗能改变阶层”的结论,并把这个结论灌输给下一代。


等到下一代想在中产的基础上继续往上爬时,才发现在上面的游戏规则和父亲当年完全不一样了。


我知道有人会说,那我们可以选择攻破城堡啊。但这需要中层和底层的合力。但这时中产阶级作为中层,就开始分化和动摇了。


这群人,是精英的盾牌也是底层的利刃,上下两头都在争取,就看哪边积攒的能量大,都形成不了压倒性的力量就会动态平衡,这也是为什么西方的纺锤形社会数百年如此稳定。

 

再往下的底层,也许你以为你会看到底层戾气在积累,甚至期待着某天真爆发出个什么大力量。


但其实不会。底层的戾气一直存在,但只要收买、赎买了中产阶级,底层就处于毫无自我意识的状态,简单的几个愚民政策,加点虚头巴脑的小甜头,再加点刻意挑拨的小斗争与关注点转移,对于平息绝大部分底层平民,足够了。


《乌合之众》插画


如果你专注过营销和媒体领域这十年来的大事,你就知道普通人的喜怒哀乐是如此的容易操控。

 

城堡所保留的小规模流动的通道只是为一些有能力的潜在危险分子准备的。


越成熟的社会就越深谙“让利”之道,保留一定通道,不断将危险分子吸纳过来自己阵营,给予一定利益。阶层的固化也就因此而更加稳定。


从城堡外进到城堡里 


不过,这堵城墙依然是有缝隙的。个人的感觉是,在今天这个时代,平民其实拥有比以往更多的工具来实现阶级跃迁,但前提是你得具有以下三者中的一项:

 

一是“天赋”。有“天赋”的人,我们通常叫“天才”。“天赋”的本质,其实就是基因突变,按人口中的一定比例随机生成,出现地域无法控制,出现时间不可预测。就算你把一亿普通人关起来想一百年也出不来相对论。


这种不世出的人类天才一旦出山就光芒万丈,再保守的既得利益者也不得不考虑将这些天生异能者收编进城堡之内。有“天赋”者,万中无一,上升难度最易。有天资者命中注定引领国家,平庸者只能作湍流中的一员。

 

二是“才华”。我们一般也叫“能人”。而“才华”和“天赋”的区别在于,“才华”不是随机出现的,而是刻意培养的成果。这些“能人”往往是平民阶层举数代人之心力打造的“特优产品”,功能和特点都是为统治阶层精心定制的,用着绝对顺手,包您称心满意。


天赋主要看基因,而才华很多时候是可以用金钱和努力堆砌出来的。统治阶级看到平民中居然有人这么有心,也往往愿意接纳为自己一员。有“才华”者,千里挑一,上升较易。

 

三是“美貌”。这个就不用多解释了,占人口比例大概1%左右,可以被上层阶级拿来直接当装饰品或是改善基因用。但因为数量最多,上升的难度要比前两者高好几个数量级。


所以说其实那么多人抨击整容,是因为损害了美貌的资源的稀缺性,从而损害了一些人的利益罢了。

 

以上三大要素,占一个,就有实现阶级跨越的可能;占两个,有实现阶级跨越的较大可能。三个都不沾的,在今天这个时代,还想实现阶层跨越那就只能靠彩票了。


所谓上升通道,就是对天赋,美貌,才华等优势的门槛限制。但需要注意的是,勤奋并不能使人上升到精英序列,勤奋本身只有在和天赋、才华、美貌这三要素相结合的时候才能发挥其助攻作用。单拼勤奋,只能保证你上升到底层阶级中的上层。


古人早就说了,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勤奋起到的作用最小。


天赋、才华、美貌之所以得到精英阶层的承认,是因为这三样东西放在任何群体内都是稀缺资源。


值得注意到的一个趋势是,这类稀缺资源被优化配置的效率,在今天这个时代正在急速地上升。


换言之,怀才不遇的牛人、小村小镇的美女,在未来将越来越难以被埋没,随时随地都会被挖掘出来并往城堡输送。过去因为与外界交流不多而可以娶到自己村里的大美女,这种捡漏的好事以后会越来越不再可能。


城堡内的顶层对于这种“受管控的上升通道”其实也乐见其成。


毕竟,一者他们需要通过定期小规模换血的方式,来弥补自身的后代里出现废人的概率损耗;二者,城堡内也是很复杂的,城堡内的上层需要通过引入外来跃迁者这个机制,来时不时敲打一下城堡内的对手,甚至不惜打开向下掉落的通道,来警示城堡内的食物链下游。

 

不过,即便是天赋,才华,美貌,其门槛也一直在不断提高。


比如苹果创始人之一的沃兹曾经当笑话和人说过:“我看了一下现时在苹果工作需要的经验和教育程度,我想乔布斯和我现在都很难在苹果找到一份工作了。”这就是城堡内的人加高壁垒的一个露骨的范例。


今天一个初级岗位所需要的技能要求,可能比过去的CEO都高,但这改变不了打工仔的地位。


幻像与梦醒


旧时王谢堂前燕,何曾飞入寻常百姓家?

 

稳定的时代,必然指的是底层生活有保障,中产过得有体面,高层活着有尊严的时代,从这点看,中国目前还不是一个稳定的时代,但正在不可阻挡地往建立大小城堡的方向前进,这不以任何人,甚至是领导人的意志为转移。

 

平民中的天资平庸者,尽管生活水平会随着技术进步持续上升,但相对的社会位阶却是很难再变化了。


但许多人会误把生活水平绝对值的提升,当成自己在人群地位中相对地位的提升。


有句鸡汤说“今天一个普通人所拥有的东西,500年前的皇帝会用半壁江山来换”,就是典型的在故意混淆绝对值和相对值的概念。


社会层级的分隔方式和表现形式本质是一样的。不论欧美发达国家还是非洲部落,生产资料的总量在增大,但是分配比例没变。

 

很多人的祖辈在温饱线苦苦挣扎,他们的父辈依然物质匮乏,但他今天却可以顿顿有肉、手机空调,于是就产生了“阶层上升”的错觉。


但其实,今天的小白领,从全人口序列中的所处位置看,也就相当于他爷爷辈的一个普通庄稼汉或者他父辈的一个厂里的工人,看似生活水平极大改善,实际阶层位置分毫未动。


而这种平民的幻觉,正是真精英阶层所需要和鼓励的。

 

现在可以预见的是,在我们这代人乃至我们的下一代的有生之年,只要社会大致稳定,技术持续进步,社会财富不断增加,这套城堡 - 外城 - 幻象 的三重系统便能完美地持续运转,目前看不到有什么可以破坏这个体系。


阶层突破的本质,就是在社会这场游戏中干掉尽可能多的人,一步一步升级,实际就是人和人的厮杀战斗,要完成阶层跨越,就要在资源不如人的情况下打败别人。


注意,你努力的时候别人可能比你更努力,并且你要负重前行,所以这本质上是个很残酷的。

 

科技突破作为这个体系的突变因素似乎值得考虑,但即便有一些蓝海行业,比如互联网,经过一段时间积累也是逐渐固化,国内BAT当道,掐断了其他人的活路,其他企业最终免不了被吞并或者击垮,这种强者愈强的规律适用于所有行业和所有时代,我们只能选择面对。

 

中国人口众多,人均资源偏少,上升之路显得更激烈,到了让大多数人绝望的地步。


而游戏规则设计者们不断加高壁垒和保持重压,上一层的会逐渐利用自身优势封锁“通道”,最终让芸芸众生们认下自己的命格天花板,而那些有阶层流动机会的命运加成,如前面说的天赋,才华,美貌,标准也一直在不断提高。


当人们生活富足,彼此温良恭让,交往讲规则,争端有程序,意外有防范,风险有保障,各安其居,各乐其业,就已经是数百年前颠沛的祖先们眼里的理想社会了。


总想着挤破头颅一心向上爬,向城堡里钻,也未必能搏来幸福的一生。


对于才色不高又无背景的人,也许一味的追求上升通道是徒劳的,到不如想想什么才是内心的安宁。

 

人生不是百米赛跑,而只是接力赛的一环,你接棒的时候可能已经落后人家几圈了,你就算瞬间完成,也只是追了一圈。


但是要相信,谁都能看出来你这圈跑得快不快尽不尽力。只要跑好自己这一棒,边上为我们喝彩的朋友,也都是真心的。

 

瞄准月亮,就算上不去,也至少可以掉到云彩上。




中国社会上升通道即将关闭?纯属胡说八道!

原创 2017-03-01 迟玉德 华商韬略

2月中旬,一篇题为《中国社会上升通道即将关闭,底层逆袭还剩多少机会?》的微信文章火了,其在首发公众号获得100000+阅读和7000+点赞,更被各种媒体广泛转载,而其提出的“阶层固化”问题,也再度引发公众讨论。


“城堡的大门刚刚关上”


“阶层固化”不是什么新鲜名词,老早就有。早些年,一篇题为《我奋斗了十八年,才能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的文章火遍网络;2016年6月,一篇题为《残酷底层物语: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亦刷遍朋友圈;同年8月,科幻作家郝景芳的《北京折叠》荣获雨果奖,并引发了一场关于“社会分层”的大讨论;而《上升通道即将关闭》不过是对该名词的最新诠释,是这股思潮的又一次发作。

不过这次发作也有亮点,作者提出了一个新的社会模型,并用这个模型构建了一套逻辑自洽的解释。华商韬略将其总结如下:

作者把整个社会分为三层——城堡、外围、乡野,其中城堡里住着既得利益集团,包括权贵及其二代,外围住着通过个人奋斗进阶的中产阶级,最边缘的乡野则聚居着“手头没有任何资源的平头百姓以及迷茫无助的屌丝群体”,也就是文章标题所指的“底层”。此外,作者还以哲人般的口吻断言:“我们这代人刚好处在城堡大门刚刚关上的时代。”


+


对于凭什么判断“城堡的大门刚刚关上”,作者没有给出任何财经或社会学方面的论证,而是用一种文学化的手法写道:“城堡的第一功能,是防住别人再进来。所以先进来的人,会不断地增加城墙的高度,以阻拦尚未进来的人挤来摊薄自己的特权和福利。”“城堡总会住满,城堡住满了,吊桥就会升起。”

在作者看来,城堡里的上层靠制定规则和强强联合,就能巩固自身及其二代的地位,最不济的也能通过接受更好的教育成为中产,而中产和底层则很难向上一个阶级跨越。

他解释说中产的主体是专业人士,以服务上层和其他中产为生,是拱卫城堡的力量,但自身却很难进入城堡,因为成为中产的门槛是学历,而成为上层的门槛则是血缘。

至于“底层逆袭”就更没戏了。作者称,只有个别具有“天赋”或“美貌”的底层人能实现阶级跨越,其余人则至多成为底层阶级中的上层。他还引用古人“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的说法断言,“勤奋起到的作用最小”。

就这样,作者给外界熬了一碗浓浓的心灵砒霜,成功地传播了宿命论,并收获了山呼海啸般的掌声。


一套似是而非的鬼扯


中国社会正在分层是一个事实,但若说各个阶层已经固化,上层高枕无忧、中产和底层只能认命则属无稽之谈。

首先,上层并没有高枕无忧,不是靠制定规则或强强联合就能永远富有下去。《上升通道即将关闭》提到“阶层固化”思潮盛行的背景是资产价格的暴涨,也就是说文章所指的“上层”主要指富人,或称企业家阶层。但企业家阶层并不能靠制定规则闭着眼挣钱,而必须兢兢业业、如履薄冰。

近日,任正非在一次内部讲话中说:“华为没有退休金,华为是没有钱的,大家如果不奋斗就垮了。”任正非讲的是很现实的,一家企业不管当下多么风光,都不会真正安全,诺基亚曾经多么风光,可如今呢?那种认为把企业做大就算拿到“城堡绿卡”的人,迟早会被请出“城堡”。


+


中小企业家则比大企业家的危机感更强。众所周知,中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只有2.5年,与之相伴随的则是中小企业家的浮浮沉沉。如今,中小企业更是面临外贸下滑、成本上升,以及行业转型的巨大压力,2016年,有相当一部分企业处于亏损状态。只有那些闭门造车的文青,才会认为城堡里的人高枕无忧,可以靠制定规则或强强联合世袭财富。

其次,中产阶级进入不了城堡,并不是上层排挤造成的,而是受限于自身能力和生活方式。做富人就要办企业,但不是学历高、懂专业就可以办好一家企业。马云的学历一般,更不懂代码,但他缔造了阿里巴巴。

李嘉诚说,“一个总司令,是一个集团军的统帅,拿起机关枪胜不过机关枪手,走到炮兵队操作大炮也不如炮兵。但做为集团军的总司令不要管这些,只要懂得运用战略便可以,所以整个组织十分重要。”

一个中产如果不具备这种组织能力,没有战略眼光,自然做不了企业家。但这不能怪城堡里的人,而只能怪自己。试想,把这样一个中产放在马云或李嘉诚的位置上,他能撑得了一天吗?

再者,中产也未必希望成为企业家。企业家要经常处于高负债状态,还要没日没夜地工作,华商韬略报道企业家、乐百氏创始人何伯权甚至不记得女儿小时候的样子,也没有抱过,而其对手——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则至今(已经72岁)仍在几乎没有娱乐地工作,一年要出差200多天。这种压力和牺牲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承受的,尤其是中产阶级。


+


所以,不能把中产进入不了上层解释为“阶层固化”,那只是一种自由选择。

最后,宣扬“勤奋无用”和“底层只能认命”更是危言耸听。勤奋怎么可能无用。无论是企业家还是中产,哪个阶层不是勤勤恳恳,而对于底层,勤奋更是最后的资本,如果将之抛弃,就真得认命了。

所谓“勤奋无用”无非指一个人努力了半天,却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这时候,当事人应该首先检讨自己的方法,看自己是不是在蛮干,如果是在蛮干,再努力也不会成功。跌倒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跌倒后说根本就不该走路。

再者,宣扬“底层只能认命”是极端不负责任的,因为心理学认为一个人对自己的预言往往会成真。一个人如果认定自己这辈子属于底层,他将从此自暴自弃,一定会成为底层,甚至将这种心态传染给子女,从而世代贫穷。

而一个底层青年如果认定自己不属于底层,他就会想办法脱离底层,只要能找到正确方法,他一定能脱离底层,实现阶级跨越。

宗庆后出身于一个南京国民政府的小职员家庭,中考时因“家庭成分”不好无法报考师范学校,从此在杭州的大街小巷卖煮红薯和爆米花。但宗庆后始终不认为自己命该如此,1987年,42岁的他承包了一家严重亏损的校办企业,之后努力经营,建立了娃哈哈集团,并三度成为“中国首富”。


+


这样的故事非常普遍。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小时候家里很穷,14岁辍学放牛,15岁跟着父亲卖水果、贩烟丝,是一个苦闷的底层青年。但他不认命,四处寻找机会,并勇于行动,结果到1975年就积累了6万多元,那时候连“文革”都没有结束!改革开放后,他又创立福耀集团,生产出享誉世界的汽车玻璃。截至2016年底,他累计交税127亿元,捐款高达80亿元。

像宗庆后、曹德旺这样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逆袭成功的创业者还有很多很多,每一代都有。有种观念认为改革开放前30年是逆袭的好时候,现在留给底层的创业机会已经很少了,而事实是,现在的投资环境和市场需求都比前30年更好,更有利于创业。

贫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贫穷面前表现得颓废和软弱,而《上升通道即将关闭》正在鼓励这种颓废和软弱。


+


向“新世界”移民


这么一套毫无根据、害人心智的鬼扯,为什么会大行其道呢?

原因在前文已经提到:资产价格的暴涨催生了“阶层固化”思潮。换句话说,与其说公众是在抱怨“阶层固化”,不如说是在抱怨资产价格暴涨,尤其是房价暴涨。所以“阶层固化”是一个假概念,资产价格暴涨才是一个真问题。

那么,资产价格为什么会暴涨呢,尤其是房价?

一种主流观点认为,这主要是广义货币(M2)严重超发造成的。我国M2的增速一直远远超过GDP的增速,2010年之后,其增速更是赶日超美,领先全球。货币供过于求就会贬值,人们出于避险的需要,自然会把货币换成房子等资产,而大量人买房又会刺激房价上涨,房价上涨则又反过来刺激货币超发,形成一种循环。


+


+


+


这种循环之下,后买房者要付出数倍于早买房者的代价,导致生活压力陡增,生活质量恶化。而对于北上广深的“漂一族”,连参加这场竞赛的资格都没有,首付款就已让人心生绝望。

可是,错失买房良机真的意味着再无出头之日吗?——未必。

张勇是上海人,2007年加入阿里,在杭州工作。过去十年,杭州的房价涨了又涨,而张勇一套也没有买。可是张勇并不后悔自己没有买房,因为他的工作让他没有时间关注房地产,他一直住在酒店,起早贪黑地工作。在别人买房炒房时,他创造了“双十一”,缔造了天猫,并于2015年成为阿里集团CEO。2016年10月,他在母校上海财经大学演讲时说,最好的投资是不断挑战自我、投资自己。


+


赶上买房良机的人当然赚到了,资产短期翻了数倍,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些人的房产是积两代人之力才拥有的,很多人的父母也是苦出身,靠不懈的奋斗为子女创造了今天的生活。而没有这样条件的人也不必灰心,毕竟增值的资产不只有房子,你也可以像张勇那样把自己培养成一位行业大咖,成为“富二代”的父母,让自己的孩子也能过好日子。

此外,相信“阶层固化”的人还忽视了钱的流动性。通过买房或购买其他资产暴发的人,其新增财富会用于新的消费和投资,这便是你的机会。

所以,真正的问题不是“阶层固化”,而是“思维僵化”。有些人不能从一个变动的世界中发现机会,而把自身困境归咎于外界,整日怨天尤人,高喊——这个世界不公平!

这个世界当然不公平,也没有恩赐的公平,公平是自己挣出来的。要让自己获得更多财富,你得首先了解别人是怎么发财的,经济是如何运行的,当下的产业结构、状况是怎么样的,哪里有机会,哪里又是陷阱。

有些人既不了解这些,也没有了解的意愿。当别人研究买房资料时,他们沉醉于岁月静好;当别人选修经济学时,他们沉醉于岁月静好;当别人投身创业大潮时,他们还沉醉于岁月静好。如今,一个新世界正以势不可挡的力量,碾压他们“岁月静好”的旧世界,他们却突然发现自己束手无策,最终落得个“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远方的苟且”。

中国社会正处在一个大转型的时代,那个旧的世界必将逝去,一个新的世界正在到来。每个人都要做一个决定,是跟随旧世界黯淡下去,还是移民到新世界闪耀起来。


+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机遇和挑战


很多人认识到了时代的巨变,也想成为新世界的一员,但却表示客观环境对自身非常不利,没有办法实现逆袭。主要的抱怨有两种,华商韬略总结如下:

一种抱怨是老一代企业家赶上了好时候,改革开放初期,只要胆子大、敢创业,很容易成功,因为竞争少,而现在是大众创业,竞争者到处都是,要想胜出极其困难。

这种说法听上去有道理,但却不是事实。改革开放初期的创业者在绝对数量上或许比现在的少,但那时候的需求和投资也少,而且竞争者不见得更少。比如80年代末,许连捷依靠安乐卫生巾在行业内迅速出头,结果刺激全国出现了四五千家卫生巾厂,花王、金佰利、强生等跨国巨头也趁势进入中国,许连捷面临的竞争压力陡增。追涨杀跌是人的本性,稍微赚钱的行业都会涌入大量竞争者,一个创业者能不能胜出取决于自身实力,而非竞争者的数量。

此外,老一代企业家所面临的竞争环境比现在的要糟糕得多,有时连竞争的资格都没有。

1980年,鲁冠球带队参加全国汽车零部件订货会,推销自己生产的汽车传动轴与驱动轴的连接器——万向节。不料,他们却因为“乡镇企业”的身份被拒之门外。但鲁冠球没有抱怨,而是在会场外摆起摊位,同时派人到会场内打探消息,对比别家产品和自家产品,分析客户心理。后来他发现客户对价格很敏感,便以低于场内20%的价格出货,一举斩获210万元大单。


+


不公平竞争还是小事,有时还要面临无端的法律风险。1986年,曹德旺与福清高山镇政府合办的异形玻璃厂生意红火,但曹德旺却因此陷入到一场官司。当时,镇领导班子里的一些人举报曹德旺有“经济问题”,而且“十分严重”。这些人被性情耿介的曹德旺得罪过,非要告倒曹德旺,他们先是在镇政府告,不成又告到福州市,不成再告到福建省、中纪委,最后被北京的领导大吼“胡闹”!

今天的创业者基本不用再面临这样的不公平竞争和法律风险,只需要把产品和服务做好。并且中国市场的竞争没有媒体鼓吹的那么激烈:一方面,我们的市场体量巨大;另一方面,很多行业几乎没有展开真正的竞争,都在扎堆做那些最低端、最容易的活计,有一些行业甚至还在靠忽悠赚钱。创业者应该致力提升行业竞争水准,实现消费升级,而不是抱怨低端竞争者太多了。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机遇,也面临一代人的挑战,抓住机遇、应对挑战是每一代创业者的生命主题。试想,假如鲁冠球当年灰心丧气地退出展会,假如曹德旺当年打完官司后甩手不干了,他们和他们的家族今天会是什么样的命运?

另一种抱怨是当前经济形势不好,“资本寒冬”已至,“英国脱欧”和“特朗普上台”恶化了外贸环境,国内楼市的暴涨则挤压了实业投资,并推高了各项成本……总之,生意没法做了。

巴菲特的合伙人查理·芒格说,“宏观是我们必须承受的,微观才是我们能有所作为的地方。”当前的经济形势当然不好,但它不是对你一个人不好,对你的竞争对手也不好,而这种不好的经济形势会帮助你淘汰大量竞争对手,使行业内各要素(人力、设备等)的价格大幅下降,使你能够以更低的成本提升自身竞争力,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


+


所以,创业者唯一要担心的是自己的能力够不够,而不是经济形势好不好。经济形势再好,也有破落户,经济形势再不好,也有成功者,就算打起仗来,也是有本事的当将军,没本事的当炮灰。对于个体而言,任何时代都有逆袭的机会,关键看你做什么以及怎么做。

把当下的中国说成是一个“阶层固化”的社会是错误的。与历史上的各个时期相比,当下是最不“阶层固化”的一个时期,尤其是跟文青们怀念的80年代相比。

1988年,路遥出版了现实主义小说《平凡的世界》,描写一个农村青年孙少平到城里打工。孙少平有理想、有知识、有热情,是那一代底层有志青年的代表,他所遭遇的“阶层固化”可比今天的严重得多,今天的社会让底层逆袭更容易了,而不是更难了。


+


现在广大农村已经普及智能手机,一个农村青年完全可以通过移动互联网获取与城市青年,乃至富二代完全相同的资讯。问题在于,这些青年在用智能手机干什么,是看娱乐、八卦、玄幻小说,还是在学习财经、专业,提升自我。

当下,一个底层青年改变命运是完全有可能的,但“逆袭”不等于从最底层到最上层,马云就不是。成为巨富之前,马云是一个中产,他在杭州市长大,年轻时去过澳大利亚和美国,创业之前已经买房,也就是著名的湖畔花园公寓,创办阿里时,他自筹50万元启动资金,而且积累了一些政商人脉。

一个底层青年不应该幻想一步登天,而应该让自己首先成为一名中产或小企业主,然后再向更高的阶层跨越。

中国社会已经“阶层固化”了吗,底层还能逆袭吗?这取决于我们相信什么。



延伸阅读:


不作不穷!中产阶级是如何走向贫穷的

2017-02-26 占豪


破产第一式,创业

对,你没有看错,就是创业。现在是万马奔腾、全民创业年代,创业怎么会破产呢?


我所谓的中产,大抵类似10年前左右大学毕业、或本科、或研究生、或985、或211、或三本,到现在都一个样了,经过10年的国家经济高速发展,这些年大抵搞定了车、房,有些人房还多套,手上有点存款,多的百万,少的几十万。注意我说的前提,这些有你的辛苦努力,但是最重要的是这10年的国家经济高速发展各个行业都蓬勃发展。一定要意识到这一点,牛市你赚了10倍,不是你有多牛,是因为牛市。


第一类创业是做衣食住行,本职不丢想弄一摊第二事业。我发现我周围特别喜欢第二事业做餐饮,餐饮可是一个大火坑。我身边有3起失败案例,第一起做火锅,第二起做中高端餐饮,第三起做牛肉拉面。他们都是豪情万丈的投入,最长的坚持不到半年。


拿牛肉拉面店举例,盘店顶手费10万、装修20万、房租20万、灶头4个人一个月共2万,1个收银,2个服务员,本来开支就不小,另外还花了8万疏通各类关系。你想想一碗面10块,鸡蛋一个1块,就算毛利润50%,一天要卖多少碗能保住成本,开业3个月止损,亏了70万。我本人没有从事过餐饮,从旁观者来看,小规模的餐饮,做面、做成都小吃、做特色的黄焖鸡米饭等挣的是人工钱,也就是本人又是老板又是干活的,家人上阵,最多雇佣1、2个服务员,比打工强,但指望这个迈入中产就算了吧。去炸油条做豆浆你又放不下身段又没人家能吃苦。我觉得,开中端的餐饮对没有经验的中产是破产的不二法门。


第二类创业破产的是做简单的贸易、倒买倒卖、简单的系统集成等,这类破产往往是一个脆弱的链条一环断裂。打个比方,你在医院有些关系,然后打算整个公司给医院供设备。现在通常要招标,假设你有这个能力,这个设备通常是比如GE、西门子等等,电器设备比如施耐德、ABB等,你拿货的时候上游厂家没有全款不会给货,现在空手套白狼很难了,设备安装调试完了,后期的维护中间调试你都搞不定,请原厂的工程师来一次就收一次钱。最后你终于要收款了,用户验收、付款,你要等着回报了,事情往往没有那么简单。我一个朋友给一民营医院供了一批设备,半年不验收,堵门警察要抓人,最后只好把设备拉回来,拉回来卖给谁呢?每天看着这个愁得饭都吃不下。类似的生意很多,前期垫资、中间实施、后期收款链条太长的生意都是危险的生意。


所有成功背后都有长期经验的积累、技术的积累、人脉的积累、资金的积累,这些积累有一天厚积薄发,才能绽放出绚烂的火焰。

破产第二式,赌博


赌博是一个宽泛的东西,麻将、扑克、砸金花、还有游戏厅那种押分、打鱼等等,玩得大的去澳门、缅甸。其实人都有赌性的,都有不劳而获的心理。这方面的教训太多了,随便去个戒赌吧里面都是血淋淋的案例。


不说别人,只说我自己,我老家在一个鱼米之乡千湖之省,有人说四川人打麻将厉害,真是没有见过我老家人打麻将的瘾有多大。这么说吧,宾馆房间里面没有麻将机就没有人开房,饭馆包间里面没有麻将机就没有人吃饭。三个人都能玩、随上随下、一条街有5个麻将馆,里面满满都是打麻将的。


前些年开始是和同事打,后来是和朋友打,再后来被朋友带到麻将馆里面玩。当时有一个感觉,一到时间比如周末打牌时间点,不去打牌心里焦虑、坐立不安。有一次我带了几千块输光之后又欠了2千,打完后,我说这是我最后一次打牌,欠的钱你们把账号给我转账给你,以后请不要叫我。后来这些赌友打过几次电话发过几次短信,我都没有接没有回,也就彻底断了。


说说危害吧,其实我打牌相对投入不算特别大,也能承受的起,说破产有些夸张了,但是很多赌博都是从小到大,赢了不收,输了想翻本。


赌博危害很多。首先朋友也好、同事也好,如果经常在一起打牌的话,输的人会动很多歪脑筋。我有一个老乡在我们经常去打牌的地方刻记号,还真赢了一些钱。这是后来才发现的。


然后赌博的人为啥会穷呢,首先是影响学习工作发展,其次赢的时候会挥霍,输的时候会挪用正常用途的钱。还有,打牌久了,真的影响人的精气神,会激动、紧张、熬夜、抽烟,或者吸二手烟,我最长时间打了快30个小时,从周五晚上打到周日早上。


我老家那里因为赌博破产的特别多,每次过年回家都听父母说谁谁输多少跑路的例子。我们那里打大牌的麻将馆都有人放高利贷,打个条按个手印就可以拿到钱继续打牌。他们最后的结果都很难收场。


破产第三式,期货


我做期货说不上破产,把牛市股票挣的钱亏损一半,而且我算是收手早的吧,捡回来一条命。


先说说我怎么会走到期货这条路上去的。我在大盘4400点拐头的时候开了期货帐号,目的是股指期货做空。当时觉得股市有泡沫,而做股指期货之前要做10笔商品期货,所以我选择了黄金,到现在为止我也只做过股指和黄金。亏损后我彻底不碰期货了,输的钱认了,再也不想翻本了。也许是因为我不牛,做不了期货,说几个牛人吧。


一个是大名鼎鼎的宁财神,每次看宁财神的喜剧都觉得这大神真是才华横溢啊。但你知道宁财神的称呼从哪儿来的吗?


宁财神,真名:陈万宁,15岁上了上海财经大学,读的是金融专业。父亲是中国第一代期货交易员,以期货为生,至今仍叱咤于期货领域,小有名气。15岁我还在读初中啊,他却科班出身,有老爸带。后来他做期货成百万富翁, 几个礼拜赔光破产,从此不碰期货,靠网络写作成就了宁财神。


第二个就是申银万国证券自营部衍生品投资经理赵立臣,上海财大的硕士,1978年生人,自己抵押房子贷款做股指期货,希望当时的一个反弹继续延续,很快就能还完贷款家人压力小一些。这一刻他已经在和魔鬼交易了,只过了10个交易日,他已经要补充保证金负责强制平仓,最后扛不住压力,放弃了家人、孩子跳楼自杀。


既然期货我失败了,也不打算再碰了,失败或者成功的经验也说不上了,说几个步骤吧,这些牛人为啥会爆仓,为啥不止损。


期货的第一步,小仓试探,这个时候你发现这就是捡钱,比捡钱还容易。


期货的第二步,仓位比较大,会设止损,你如果看期货k线的话,会发现每天都有几个上下的长针,因为期货现在很多都是程序化交易,机器会执行止损,这个长针就是收割止损的。由于止损为了马上卖出,设的都是市价委托,但往往会比期望的止损要大得多,一天来这么几回人就疯了。


期货的第三步,仓位有很多做法,有各种加法,最后等到你重仓后,又没有程序止损。


期货的机会确实多,想象一下,你在一个池子里面,里面都是泥鳅,太多了,你空手去抓拿网去抓都行,你能抓多少都是你的。但条件是,不能摔倒,摔倒一次就淹死。


破产第四式,放高利贷

很多人知道不能借高利贷,高利贷借不得,但是不知道高利贷也放不得,当然了大部分人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放高利贷。


由于工作关系我见识过全盛时期的“陕北科威特”,大家可能不知道陕北科威特的中心在哪里,在一个叫大柳塔镇的地方。靠煤发迹,也因煤而衰落。一个20岁的小年轻,租2辆豪车,5星级宾馆租个套间,挂个投资公司就以2分3分月息收投资。早期的时候这些钱投到煤矿也能产生高额回报。


很多人抵押房产贷款去放贷,1.5分,2分的息收亲戚朋友的钱再以3分放出去,这些中间层的崩盘后最惨,上面要不回来钱,下面天天要帐,好多人远走他乡或者自杀。


不知道从哪年起,一条街上的门面至少有5家是投资理财担保公司,这家给1分息,那家给1.5分息,我的公司在比较高大上的写字楼里,从去年起这写字楼就有跑路的,经常有老头老太太拉横幅讨钱。


中产的玩法高级点,本质其实一样。比如曾经的云南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事件,号称给了14%的年息,抵押物是铟、锗、铋、镓、钴、钨这些。如果这些金属一年涨了,远不止14%,当然本息有保障。可是现在商品暴跌,本息没有了,要的话自己去仓库把这些抵押金属拿走,可是这些金属不是金子、银子,普通人没有交易变现渠道。而且这些重金属有毒,还不能拿回家里。实际上泛亚是用客户的钱做了一个包赚不赔的远期期货,赚了你喝点汤汤人家吃肉,赔了人家不平仓,实物交割,你还拿实物没有办法。


破产第五式 炒股


我真心不想写炒股破产的,因为这在当下今天每天都是案例,根本不用举例子,还是那句话,牛市赚10倍不是你牛,而是因为牛市。如果不融资借贷杠杆炒股,6124点过来多少股也解套了。不乱动,扛住就行,如果拿的是医药、互联网等行业,早就赚了也不止。


一旦用了杠杆炒股,就属于到期必须变现的一种品牌,类似期货属性,期货的对手盘就很明确,优势的一方一定要把对方打爆才会收手。现在是大家都融资,主力虽然也被套,但是如果一直往下面做,打爆融资盘,融资盘割肉后就能在底部接到大量筹码,稍微反弹主力就盈利了。以前不一样,主力也只能做多才能赚钱,打下来也没有多少人割肉,只能在底部慢慢磨收筹码,时间以年、月计算。现在不一样,有融资盘的砸到1/3, 1/3不行砸到1/4。


还有就是买港股,还好现在沪港通选择的都是红筹股、蓝筹股,大陆买入量第二的汉能就有无数的人中招。考虑到50万资金才能开通这个,25亿人民币啊,灰飞烟灭了。当时我看到汉能的k线就和朋友说这个是高位跑马梁,典型的庄股,一旦崩盘就跌成渣渣,但没想到如此彻底。几乎没有任何解套拿回少许现金的可能了。以汉能的盈利情况分红估计也不要想了。


破产第六式 碰违禁品

我都不抽烟,偶尔应景陪人抽两口,都是不吸到肺里面,就是吸到嘴里面就吐出来。而且这个事情和我的生活经历生活圈子真是太远。


但看到有朋友提到这个,就说几句吧,因为这个太吓人了,不是破产,是要命。


现在挺流行一句话:最穷无非讨饭,不死终会出头。这话说来轻松,真正的从一个还算是有点资产的中产坠入讨饭的无底深渊,一般人都承受不了,还别说不死终会出头的话,看当今社会和经济形势,一旦做不好,绝大多数人就很难再出头。


生活无论有多苦闷有多无望,都不要碰任何此类东西,也希望国家管控力度更大些,不然多少人要家破人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