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玄幻漫画《异狩志》小说第九章掉落~

宅萌客栈2018-09-13 08:30:58

异狩志

小说:嬴徐   

第二卷·金鳞镇

第九章 羽雁难渡

湖水层层鳞波起伏反照着夕阳的暖光,舒展开灰色羽翼的大雁伸长橙色的蹼足掠过水面,飙起道水浪。一眼望去,湖面上布满着身披金光的大雁,呀啊呀啊的叫声顺着水波起伏不断。一个贵公子打扮的少年带着个小孩在湖边来回眺望着,少年摇着纸扇,一脸不爽的模样,小孩弯腰捞着水中的鹅卵石,这主仆二人正是安逸辰和小垣。

安逸辰拍飞了只大胆停留在他头上的灰雁,叫嚷着:“这地方的鸟太可恶了!本少爷的头发都被弄乱了。”

小垣撇了撇嘴:“没拉泡屎淋在你头上就很不错了。”

“你说什么?!”安逸辰挥起纸扇朝小垣的脑门打去,小垣偏头一闪,正巧这时飞过只大雁垂抛下一泡白粪,吓得安逸辰赶紧避开。

小垣淡淡道:“少主,我们还是快点找船吧。”安逸辰丧气认输:“行行行,听你的!”

安逸辰与东羿分别后,一路西行到了羽雁湖,却在滔滔湖水前被迫停下了脚步。羽雁湖广阔数百里,水深暗布礁石,没有一座浮桥。主仆二人难以飞跃大湖,若是绕路,又要多花费些时日。安逸辰索性寻找摆渡的船家过河,但从烈日当头寻到夕阳垂暮都没有看见一个渡点,安逸辰不由郁闷道:“走了半响,咋全是鸟!”

“少主,看!”小垣突然一指。安逸辰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湖边一个穿着蓑衣的老人正在哭泣,老人身前浅滩上横着一具浮尸。

安逸辰和小垣对视一眼,都提起了三分警惕。二人走近老人,小垣询问道:“老人家,你为什么哭呢?”

老人脸庞上流着两行浊泪,他抬起双红肿的眼睛,嗓音十分嘶哑:“我的小儿子淹死了啊!”

安逸辰瞄了眼被水泡得胀破流脓的死尸,寒毛直竖,自认看不清是人还是鬼,他疑惑道:“你怎么知道他是你的小儿子?”

“我自己儿子还认不出来吗?!”老人跪伏在地上哀嚎着:“儿啊!爹都叫你不要去了!你哥哥死了,你怎么也留下我一个人了啊!”

“老人家节哀!”安逸辰一时不知所措,只能好言相劝。他忽然看见湖水中有一条鲤鱼正不停地扑腾摆尾,不知是不是错觉,安逸辰觉得鲤鱼好像很哀伤。安逸辰直觉自己又撞到了一件怪事,他道:“老人家,您儿子到底出了什么事?说说看我们能否帮到你。”

小垣扶起老人,递出了块棉帕。老人抹了下眼泪,哽咽道:“祸事,祸事啊!前日我大儿子沉了船,命薄没能游上岸!我小儿子死活不信他哥哥死了,整天叫嚷着在湖边听到了哥哥的求救声,还说看见人变成了鱼。他不听我的苦劝,非要去寻他哥哥,结果落得个尸体回来啊!”

小垣眯起了眼,“羽雁湖这么凶险么?”

老人解下蓑衣盖住小儿子的尸体,悲戚道:“闹了十几年的鬼了能不凶么?老头子我以前是摆渡糊口的船家,大儿子接了我的班,他是个不信邪的主,非要入水撑船,结果遇上大浪,连人带船给吞了啊!”

“闹鬼?”安逸辰细眉一提,心想莫非是天降祸灵作祟?安逸辰追问道:“老人家见过鬼么?”

老人哀道:“没见过,这些年几百人淹死了湖里,我哪敢靠近!”

怪了!朝廷律法极为森严,杀人者必死,尤其防备异兽祸害百姓,各州州府往往听到些风声就派出特使追查真相,怎么羽雁湖死了这么多人都没见有人解决?安逸辰瞥了一眼小垣。小垣会意,双目盯住湖水中心方向,闪过丝金光,小垣摇了摇头:“没有。”安逸辰知道小垣双目天生能辨察怪异,连他都没有发现什么,看来羽雁河要么是真没古怪要么就有大问题。安逸辰握着纸扇轻拍着掌心,心想老人所说不像是假,难道真的有什么鬼怪在湖中作祟吗?

“呵!”安逸辰轻笑一声,“本少爷撞上了这种怪事就一定要查明白!”

小垣嘀咕道:“不就是为了朝廷的赏金么?”安逸辰听到这话,朝小垣呲牙咧嘴地怒道:“你这个小鬼头懂什么!这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小垣不理会炸毛的安逸辰,朝老人关切道:“老人家,你打算怎么办?”

老人面容死灰,两个儿子的死去让他失去了希望,他涩声道:“他生前没能跟着我享福,死了我不能让他曝尸荒野,老头子我要亲手埋了他。”

安逸辰道:“相逢就是有缘,我们跟老丈一起祭奠贵子。”老人道:“多谢公子!”  

老人住的村子离羽雁湖不远,几里的泥泞路就到了。安逸辰叫了个农夫赶来了辆牛车,小垣帮老人架起尸体抬上了车板,又裹了层草席,都坐上了牛车赶回村子。一行人等到了村子时,天已黑了。安逸辰找了半天摆渡的船家,又经过乡村山路的颠簸,身子早就疲惫不堪,昏头转向的趴在小垣的腿上,连近在咫尺的尸体都不顾忌了。安逸辰揉着屁股,有气无力道:“瀛洲的官老爷全是吃白饭的,连个路都不修!”

老人感激安逸辰帮忙收敛小儿子的尸体,听到他抱怨,解释道:“元刺史人可好了,村里过年的时候他还派人送肉来,我家分到了只猪蹄。”想起儿子们分食肉汤的嬉闹画面,老人的情绪更显低落。

安逸辰自觉说错了话,连忙扯开话题:“老丈,你们村里有客栈吗?”老人摇了摇头,“穷乡僻壤哪有这个,公子不嫌弃就到寒舍歇息吧。”

安逸辰应承道:“那就叨唠老丈了。”

牛车在一座瓦房前停下,乡亲们这时都知道了老人小儿子的死讯,远远聚在一起围观,他们窃窃私语道:“老阮头真可怜,长子和小儿子都淹死了。”“唉!作孽啊!这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安生!”

小垣帮着阮姓老人抬着尸体进了院子,把尸体摆在了正堂。阮老人送走了几个劝慰的亲朋,点了两根蜡烛,摆上了些瓜果,准备整夜给小儿子守灵。安逸辰和小垣帮忙打着下手,点了几根清香拜祭了阮二,只是尸体在水里泡得太久,表面都胀破腐烂了,一股腐臭味弥漫在屋内。安逸辰咬牙憋住气,胃里泛苦。阮老人看出了安逸辰的难受,开口道:“公子,你们先吃些晚食吧,老头子要单独陪陪儿子。”

“好呀!老丈你有事叫我们。”安逸辰自然答应,拉着小垣逃似地出了正堂。阮老人叹了口气,抚着二儿子臃肿青紫的脸庞,不禁流下浊泪。

偏房,桌上摆着些馒头和一碟咸菜,小垣正抓着馒头啃着,安逸辰却吃不下去,不是因为阮老人儿子的尸臭熏得他没有胃口,是安逸辰一直在想羽雁湖平静的水面下会不会跟香卡寨一样隐藏着残酷的真相。可能安逸辰从祖洲来的一路上碰到了太多的惨事,他已经习惯面对这些麻烦了,这可能是每一代云录史的宿命,永远都会见证异兽和人的竞争。安逸辰叼着纸扇,透过木窗栏看着月夜,突然发问:“你说可能又是异兽吗?”

小垣已经吃完了一个馒头,他可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少爷,馒头拌着咸菜吃得照样饱。小垣打了个饱嗝:“管这么多干嘛,明天去看看呗,我要睡觉了。”

“你倒悠闲。”安逸辰撇了撇嘴,揉着小垣的棕红软发,盘算着明早去湖边看个究竟。忽然,安逸辰的耳边传来了一阵微弱呼喊声:“救命啊•••”安逸辰立即站起,低呼道:“小垣!你听到了什么声音吗?•••似乎是求救声?!”

小垣眨了眨眼:“有吗?”

安逸辰靠近窗子,“嘘”了一声,仔细聆听,但院外只有蛐蛐的清脆鸣叫,那呼声却消失了。安逸辰觉得不对,凝重道:“我肯定听到了。”正疑惑时,突然一股浓烈的腥味直扑安逸辰的鼻腔,他不由惊呼道:“血!”安逸辰闻到的腥味不是鱼腥,是人血干了的腥味。吃人太多的异兽身上会带有一股血腥味,经验老道的异狩者可以根据异兽身上的腥味浓度来判断它的杀孽。

小垣也闻到了这股腥味,但感觉飘忽不定,难以确定方位。安逸甩了下折扇,冲出房门,“走,出去看看。”事态紧急,安逸辰无心与老人告别,和小垣离开了瓦房小院。正堂守灵的阮老人全心看顾着小儿子的尸体,倒是没有注意到院子里的开门声。

安逸辰跟着小垣寻着那一股血腥味摸到了湖边。月夜中的羽雁湖没了大雁群聚集捕食,显得十分寂静。湖面上弥漫着火烟般的厚厚雾气,水中依稀见着月光的波折倒影,一股寒气渗了过来。安逸辰打了个冷颤,“小垣,别是个大家伙,你少主可禁不起它塞牙缝。”安逸辰怕怕地抱住了小垣。小垣翻着白眼,无奈道:“耍贫的人肉太酸,不好吃。”

“我就这么不值钱么?!”安逸辰扯着小垣的脸蛋儿,恶狠狠的叫着。

忽然,一艘木船在雾气中若隐若现,依稀可见一个身材佝偻的人握着长杆正在撑船。安逸辰担心异兽害了他的性命,高叫道:“那船家!赶紧靠岸!”

雾中的撑船人好似听到了安逸辰的呼喊声,撑着船往岸边驶来。随着小船的逼近,小垣心里提起的警惕越发深重,他直觉那艘船带着股阴森的寒气,让人毛骨悚然。

咯吱咯吱的木船轻撞到了水底的石子,丝丝雾气弥绕在撑船人的周身,他穿着黑麻布,浑身湿答答的滴着水,一股鱼腥味呛人口鼻,冷漠空洞的死鱼眼像是骷髅的眼眶,低沉沙哑的嗓音让人心里发毛,他问道:“两位,要过河么?”

本章完·下章待续   

每二四六更新,请多多关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