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短篇小说 《领读者》

春天的四分之一2018-10-07 12:56:44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领   读   者


这座城市的图书馆还是冷清的,我是一名图书管理员,大学毕业就在这里工作,现在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了。这曾是我梦寐以求的职业,因为博尔赫斯曾经就是一名图书管理员。我喜爱这份工作,每天都可以摸得到这些柔软的纸张,看着颜色各异的封面,将它们分类排列在合适的位置。我站在所有书籍中间,像它们的上帝,而这个图书馆就是我的整个宇宙。

 

毋宁说这是一片安静的天地,我每天的工作也并不复杂。每个读者还书的时候都会把书放在特定的架子里,我负责将还好的书放入它们原有的位置并做好记录,还会整理新到的图书,核对借出的书籍。

 

每天下午,我会整理还书架。这一天像往常一样,我把每一本归还的图书按编号排好,但不经意间在众多归还的图书中我发现了卡尔维诺的《寒冬夜行人》,不禁多看了一眼,因为那是我最喜欢的一本书。几年前甚至很难买得到。

 

随意的翻开书检查,一张纸条从书中显露了出来。写着:“你也喜欢这本书对吗?下次我会来还《树上的男爵》。

 

合上这本书,字条夹在指间。恍然,一艘瞬间降临的时光飞船把我接回了五年前。

 

 

 

那时我还是个大学二年级的学生。像每一个从高中刚入学傻傻的女生一样,我戴着眼镜,不化妆,抱着主课书穿梭在教室,食堂,寝室之间。

 

没什么特别,也没有遇到那场期盼着的轰轰烈烈的爱情。

 

但是图书馆我仍然是常去的,起初只是借一些与专业有关的书籍。但在一个无聊的假期,我好奇的进入了图书馆的三楼文学室,走进去那一瞬间我仿佛进入了一片神秘的海洋,兴奋得想要潜入海底。这才是真正的图书馆的模样。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发现了卡尔维诺。我在每个书架中走了又走,流连忘返,抚摸着那些神秘而好看的封皮,阅读着每一行诱人的字句,想带走每一本想要带走的书。但是我最终只带走了五本,包括这本黄色硬皮封面的《寒冬夜行人》。

 

没想到这本书出乎想象的有趣,打破了小说的一贯格局,一个故事刚刚进入高潮便戛然而止,我与书中的男读者和女读者柳德米拉只能继续寻觅完整故事的后续,直到最后才发觉中了作者的圈套。而男读者和女读者因为共同的追寻,慢慢的产生了感情,千回百折之后,他们最后走到了一起。

 

读完这本书后我像是着了迷发了烧,甚至想把它据为己有。但是当还书日临近时,我只好遗憾的放进了背包。但是我又突然想到了一个小把戏,我翻开书,在最后一页空白的位置用铅笔写了一行字:“很遗憾这本书已经绝版了,如果你也喜欢这本书,可以留下你的痕迹。

 

满怀期待的,我将这本书归还了。

 

又过了一个月的时间。我再一次去图书馆还书,走到了《寒冬夜行人》的跟前,发现少了一本,恰好是我借过的那本。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欣喜。

 

就这样,寒假过去,开学了,我又一次来到图书馆,又一次走到了那层书架。三本书不多不少的放在原位。我急切的翻看每一本,终于在第三本中找到了自己的字迹,惊喜的发现就在那下面真真切切出现了一行字:“《树上的男爵》见。

 

我迫不及待的查找这本书的位置。终于在第三排第二行发现了仅仅只有两本的《树上的男爵》。我拿下一本来。

 

《树上的男爵》同样是卡尔维诺的作品,他讲述了一个翩翩少年因为与父亲置气爬到了树上,下定决心再不下树,他说到做到,终生没有下树,在树上阅读,睡觉,吃饭,即使在他最爱的女孩无助的恳求下,他仍然坚持着自己倔强的誓言,他的双脚再没离开过树枝,也再没有踏上过任何土地。在人生的最后,他被一只热气球带到了遥远的大海尽头,消失了。

 

这本书同样让我爱不释手,被奇幻的情节带动得无法自拔。当我终于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一行字出现了:“我骄傲的薇莪拉,因为我可怜的自尊我终于失去了你的爱,这样我从树上下来还有什么用呢?唯有请你阅读《哈扎尔辞典》。”

 

第二天,我在图书馆找了四个书架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最后一层找到了这本书,只有一本。我好奇的翻了翻,最后一页标注着:“我的阿捷赫公主,您的梦做好了吗?请读屠格涅夫的《前夜》。”于是,我心满意足的带走了这本书。我永远知道下一本该读什么,我竟然相信着一行字的魔力。

 

就这样,我被牵引着读完了《博尔赫斯短篇小说选》,《人生的枷锁》,《草叶集》……

 

在这场阅读游戏中最大的快乐就是,我们之间的默契。我们从未要求过对方的联系方式,也从未谈及书籍之外的话。在每个有书的日子里,阳光洒在每个字上,字都是发光的。而这个神秘的他就是我的领读者。

 

我的生活一下子奇妙起来。

 

我偶尔会收到一些署名为“言”的包裹。有一个笔记本,一支钢笔,一条精致的红色发带。后来我用这支钢笔写满了一本读书笔记。我知道这些一定是他送给我的。

 

我把自己想象成了柳德米拉,而他就是男读者,我们在共同追寻着关于一本书的梦,梦里是所有的书籍,我们穿梭其间。奔跑,阅读,在所有的季节,所有的日子里。我真想见到他。

 

一年后,在读到伍尔夫《海浪》的最后一页时,他用铅笔画了一个句子“命运啊,我要朝着你猛扑过去,绝不屈服,决不投降!”同时滑落一张了小纸条。写着:“我要毕业了,以后不会再带你读书了。我记得你怀抱着书籍的模样,记得你奔跑时嘴角的笑意,你活泼的马尾像长在我心河里的芦苇。很遗憾,但有缘再见我的公主——刘言

 

从一个烂漫的天地,我跌落到了荒凉的草原。原来他暗暗的观察过我,他也早已知道我是谁。可是我却要失去这个领读者了。这一年的光阴,我秘密的快乐,甚至不止一次想象过与他见面的情景,我自作多情的以为会与他发生什么神奇的故事。却从未预料会结束得这么快。我走出了一个巨大的迷宫,只剩下了一个名字,刘言。

 

从此我借的每一本书都不会有标注了。我的生命里再不会出现这样一个可爱的人。毕竟他也未曾邀请我进入他的世界。

 

 

 

多年后,再次翻开手里这本《寒冬夜行人》,仿佛看到了自己在深夜的雪原上行走。孤独,却是执着的。但是内心不能平静的是,这场游戏又一次极其相似的开始,又预示着什么。

 

此后每天我都在留意归还书籍的人。半个月后,在我整理还书架的时候看到了《树上的男爵》。心跳一下子猛地加快,急切的打开这本书,如我期待的一样,又一次出现了一张字条。

 

你还记得刘言吗?如果记得请在本周日下午4点,图书馆对面的咖啡店见。我会带着一本《寒冬夜行人》。

 

合上书,我已经不平静了。真的是他?不知道这么多年之后,我一直未曾谋面却时时挂念的人是个什么模样,我又该带着什么样的心境去见他。

 

而我已不再是当初那个青涩的少女,有了更深层对社会和人性的理解。虽然我仍旧是一个人,但是我对于一趟没有目的地的相遇已经感到畏惧了。为什么当初那样突然的告别,为什么不能用其他方式及续下去,为什么不给我留一丝感受真实的机会。在最精彩的时候,为什么戛然而止。

 

四年来,我始终不明白。

 

 

 

下午四点,小雪咖啡店。我是这里的常客,平时下班想打发时间的时候,我会在小雪咖啡店看会书,上会网,喝点咖啡。但是今天我推开门,却带着另一种并不轻松的心情,我很紧张。

 

靠窗的位置,第二张桌子坐着一个男人,他背对着我,靠着椅子正在喝咖啡,桌子上有一本书,我没有看清书名,但是我隐隐感到了那个人就是他。

 

我走过去,看清了书名。正在我有些张皇的不知如何开口时,男人站了起来,看着我笑了,问:“你好,你是张凡对吗?”

 

我点点头:“是的,你好,你是刘言?”我看着这张陌生男人的脸,这是四年前我曾无数次想要见到的脸。如今他突然的造访,尽管很温和,却仍然有着距离感。

 

“先坐下来吧。”他绅士的对我指了指他对面的位子。

 

我坐下来,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书,看了看窗子,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喝点什么?”他试探着问我。

 

“一样吧。”

 

他向服务员点了一杯拿铁。

 

拿铁上来时,小雪看着我狡黠的坏笑,对我挤挤眼睛仿佛在说:“嘿,相亲呐!”

 

我搅动着拿铁,他开口了:“不好意思,以这种方式约你出来。这样也许你才会相信我不是个坏人。”他笑了一下,很明媚的又很成熟的笑容。

 

我也以微笑回应。

 

“四年前,在图书馆里的往事,你应该记得吧?”他问。

 

终于,到了我想要面对的问题,终于我四年来的疑问就要打开了。

 

我看着他:“我从来没忘过。毕业后那些书后来我都陆续买了下来。除了买不到的。”

 

“你现在在图书馆,读书更便利了。”他有些恍惚了。我在想他是不是已经忘记了很多细节,甚至是当时我们都读过什么书。

 

我从包里把笔记本拿出来,那本红丝绒封面的笔记本。

 

“这是当年你送我的,我用它来记录你每本书的标注和我的阅读笔记。你看,整整一本都写完了。”

 

“你是个好姑娘。”他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

 

我把翻开的笔记本合上,我感到了一丝羞怯。突然勇敢的发起问来:“我一直想知道,当时你知道我是谁,为什么从来没有找过我呢?”

 

他抬起头认真的看着我说:“我来找你其实是在完成一个人的心愿。我并不是刘言,我是刘言大学最好的哥们,我叫韩东。刘言在大四那年查出脑瘤。医生说切除的意义不大,所以只能过一天是一天。”

 

我不敢相信,这应该是一个故事,一个遥远的事不关己的故事,可是心里的悲伤却像一场雨一样落了下来。掷地有声。

 

“这期间他对我说他认识了一个女孩儿,他默默的关注她很久,假期里他几乎每天在图书馆徘徊,终于确定了女孩的身份,他说她可爱的模样并没有让他失望。他是喜欢上她了。他挑选每一本好读的书,为她精心写留言。也曾为她寄过一些小礼物。然而正当他想要制造一场浪漫的表白时却发生了这样的意外。他决定终止这个领读者的角色。”

 

鼻子突然酸了,我尽量避免的看向窗外。我的心在抖。

 

“这几天,脑瘤已经压迫了他的视神经,他几乎看不见什么了。这阵子我常常去探望他,他对我说他一直有一个遗憾,四年了,他还是忘不掉他欠这个女孩儿一本书。他当时高价购买的收藏版。”韩东指了指《寒冬夜行人》。并从包里拿出来一整卷《卡尔维诺全集》放在桌上。

 

“他想让我帮他寄给你,什么都别说。但我还是来了。”

 

我的眼泪终于彻底的解放了。

 

“他在哪?”

 

 

 

推开病房的门。一个清瘦的男子平静躺在病床上,面庞棱角分明,干净清秀,一束阳光照在他脸上,浑然一体。他是我想象中的模样。四年前,他在每一本书里写标注的时候,该是何等的温柔。

 

四周洁白无瑕,就连窗外的天都是白色的,更苍白的是他的面容。我走到他身旁,他觉察到了我的来临。他的手在床边摸索,轻声的问了一句:“您是?”

 

我没有做声,在他身边坐下来。我翻开《寒冬夜行人》的第一页,为他朗读起来:

 

你即将开始阅读伊塔洛•卡尔维诺的新小说《寒冬夜行人》。先放松一下,然后集中注意力。抛掉一切无关的想法,让周围隐去。

 

他的眼角流下一滴泪,我今天戴了他送我的红发带。

 

我把手放在他的手上,轻声的告诉他:

 

我是你的柳德米拉。






此文献给我热爱的作家——伊塔洛·卡尔维诺






-END-




帮助草垛的文艺癌细胞继续扩散


长按识别上面微信号:春天的四分之一